2015年12月1日星期二

《中国市长》在蒙特利尔



11月初,加拿大多位重要省市的行政长官先后去了中国,卑斯省长简蕙芝率200人商务代表团,安大略省长韦恩率85人代表团,蒙特利尔市长科戴尔率领的70人政商代表团中还有两位前总理。加拿大的省市长们在中国签署了数十项商贸协定后满载而归。与此同时,以纪录片主角的形式出现在蒙特利尔的中国市长耿彦波形只影单,留给加拿大的满是困惑。
 
以耿彦波为主角的《中国市长》是第18届蒙特利尔国际纪录片电影节132部参赛片中唯一的中国片,它携美国圣丹斯电影节评审团特别奖的荣光而来,在1121日闭幕前又在台湾斩获了第52届金马奖最佳纪录片,但它在蒙特利尔英法文媒体中没有引发任何议论,更缺席电影节获奖名单,看来中国市长并不符合加拿大人的口味。

电影节官网对影片介绍说:大同市长耿彦波非常非常忙碌,他要拆除全城三分之一的民居以重塑昔日皇城的辉煌,谁都阻止不了这个具有超凡活力的人。他到底是个具有远见的官员,还是不计成本奔南墙而去的莽夫?本片揭露当今中国社会、经济问题的幕后故事。

官网文字之外,评委如何评价本片?在中国拍摄纪录片多年的哈佛大学博士史杰鹏现在是美国西北大学电影学助教,他担任本次电影节国际单元评委,记者在剧场里与他偶遇,被告知他还没有看过此片,但很想看。

这部有着不同口碑的纪录片到底有何诱人的特色?制片人赵琦在今年1月接受北美《世界日报》采访时就拍摄此片并到海外展映的目的时说“希望世界看到尽管目前中国查办了很多贪官,但不代表整个中国政府官员都是腐败的,也有真正为百姓做事的好官”。“他认为有时海外观众不太了解中国,大部分时候透过新闻看到的都是‘负面消息’,会对中国产生偏见。”

如此说来,《中国市长》是一部表面上不带官方色彩,却负有官方使命的外宣片,耿彦波只是习近平在为挽救专制政体而对老虎苍蝇乱打一气的拍打声中,为中共官员树立的一个新榜样,是现代版的焦裕禄和孔繁森。

但影片用柔光纪录一座城市被强拆,用渲染官员野心来淡化百姓被侵权的残酷,这一做法效果如何?一位多年来通过电影关注中国社会的加拿大退休女教师在影片结束后告诉记者:“中国市长与加拿大市长最大的不同在于前者太自由了,他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权力巨大,他们拆掉人家的房子,逼人搬迁,这在加拿大是不可思议的”。影片加深了她对中国社会的质疑:“这部电影令我困惑,中国市长大肆拆迁到底是在满足老百姓的需求还是在满足他自己的需求,这是我要提的问题”。

这位女士还对影片中出现的中国官场选举印象深刻,那是只有一位候选人的选举,当监票人喊出耿彦波全票再度当选市长时,整个剧场哄堂大笑。都21世纪了,中国人还在玩这种自欺欺人的把戏,难怪海外中文网站有评论说:尽管西方电影节奖励了这个记录片的制作,但西方观众似乎并未因此片改变对中国官吏的“偏见”, 原本力图展示中国官员积极的一面,却暴露了更多问题,增添了更多的疑虑与不满。

仔细琢磨,《中国市长》的开篇与结尾都富有象征意味,结尾时满脸倦容的耿彦波蜷缩在小车后座,满脸的泪痕述说着官场中人对体制的无奈与疲倦,而影片开头,耿彦波在仿古城墙内奔跑,他在寻找打开的城门,但在中国这非古非今的体制中,他是找不到出路和门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