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9日星期二

加拿大政治新旧版图中的锡克人





201510月的加拿大大选中,有20名印度锡克人当选国会议员,令他们说的旁遮普语成为新国会里英法文之外的第三大语言,11月初第23届加拿大政府总理杜鲁多任命新内阁,在精简后的30名部长名单中锡克人又占了4席,加拿大政府中锡克人部长的人数超过了印度,成为全球首例。温哥华菲莎河谷大学印度裔加拿大人研究中心主任考尔班女士 Satwinder Kaur Bains)感叹道:这真是令人振奋的时刻,我觉得我们真的来了!

考尔班所谓的真来,是以主人的身份生活在加拿大,令她产生这种感觉的4名锡克人部长是38岁的创新、科技和经济发展部长辛格-班斯,45岁的国防部长哈尔吉特-萨将,51岁的基础设施和社区部长阿玛吉特-索伊和35岁的小企业及旅游部长巴蒂西-查格。

加拿大共有135万印度裔,仅次于华裔居有色人种第二位,其中锡克人47万,占全国人口总数的1.4%。锡克人来加拿大虽晚于华人,但却是南亚人的先驱。18975月,辛格等锡克族英国军队军官搭乘《印度女王号》轮船从香港抵达温哥华,接踵而至的锡克人在这里从事铺设铁轨、伐木和采矿等工作,1905年他们在卑斯省阿伯茨福德地区建立了第一个社区,到1907年人数达5000人,其中大多数是退伍军人。当时越来越多的亚裔移民激起了白人的愤怒,蓄胡须、戴头巾特征明显的锡克族人首当其冲。在1907年的种族骚乱中,白人们唱着《加拿大永远属于白人》的歌曲,把装满锡克人的船只从温哥华驱赶到维多利亚岛,总理劳里埃爵士公开表示加拿大气候不适合印度人,要求他们自愿前往英属洪都拉斯,接下来两年 2782名锡克人南下加利福尼亚。卑斯省还把移民入境费用由20元调高到200元,并规定只能从出生地直航入境,不得中转。1914年更发生驹形丸事件,300多名锡克人在温哥华港外滞留两个月后被原船遣返。

在加拿大历史上,锡克人也和华人一样备受歧视,他们都一度不被允许携带家眷入境, 1940年代,卑斯省出台最低工资法,规定25%的员工工资低于他人的1/4,这些低薪员工大多是锡克人和华人。1943年,锡克人为争取选举权向卑斯省长请愿,结果是参加过二次大战的南亚裔两年后获得了投票权,1947年选举权扩大到整个南亚裔社区。1950年代后锡克人大举移民加拿大东部安大略省,1970年代加拿大实行多元文化政策引发以亚裔为主体的第五波移民潮,1980年代加拿大成立了全国性的锡克人组织,卑斯大学和多伦多大学开设了锡克人研究项目。

《多伦多星报》以锡克人辛格-巴尔50年的政治实践,来说明锡克人政治生活的变化。1979年巴尔首次为大选做义工时,人们不相信他会说英语,也不让他面对选民。1993年巴尔为自由党组织了285名锡克人助选团,锡克人达利瓦尔(Herb Dhaliwal)当选议员,并在97年被克里田任命为税务部长,他是加拿大历史上首位印度裔部长。2004年大选中,曾在2000年出任卑斯省省长的锡克人多三吉(Ujjal Dev Singh Dosanjh)脱颖而出,并在04年到06年间担任卫生部长。

今天,退出政坛的多三吉正撰写自传,他认为加拿大政治版图的演变滞后于人口结构的变化,他例举了几位里程碑式的人物:1970年代首位原住民利昂纳多(Leonard Marchand)被老杜鲁多任命为环境部长,1979年首位黑人亚历山大林肯成为劳工部长,1997年首位锡克人担任联邦部长,首位华裔陈卓愉进入内阁。

但令多三吉困惑的是,当今年锡克人在加拿大最高政治决策层中所占份量越来越大时,华人却销声匿迹了,本届内阁里华裔缺席在他看来是一个明显的疏忽,因为有三名自由党华裔当选了议员,其中本该有人入阁。而一度被看好的华裔自由党议员陈家诺则语焉不详地解释说“杜鲁多不选华人作部长是艰难的决定,因为要平衡其他因素。”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