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8日星期二

加拿大的女版唐吉珂德

自6月16日在国会网站发起编号为e-397的网络签名以来,58岁的加拿大公民凯丽-士达楚克(Kerry Starchuk)每天都会赢得数十位支持者,到10月14日签名截至时已达8886人之众,远远超过在国会立案所需的1000人,签名者支持凯丽对华人来加拿大生育旅游的抵制,呼吁国会立法取消外国人入境生育的孩子自动获得加拿大国籍的政策。

家住温哥华南部卫星城列治文市布伦戴尔(Blundell)的凯丽,30年来见证了小城在人口、语言和文化上的巨变,眼见得自己在祖居地一天天变成陌生人,她感到非常沮丧,一度无所适从。近五年,她抗争了一次又一次,抗争对象从铺天盖地的中文招牌、到中国人无休止地炒房、再到成群结队来加拿大生育的中国孕妇,凯丽有点像旧时不知疲倦的唐吉珂德,为不复存在的失乐园而战。

温哥华国际机场所在的列治文市有19万人口,以54.6%的华人比例成为北美亚裔人口比例最高的城市,但35年前它还是人口只有9万的以白人为主的欧陆风情小镇,它曾是凯丽的家。守卫家园的第一场战役打响在2013年,当时她向列治文市议会递交了一份有上千人签名的请愿书,要求华商广告至少使用一种加拿大官方语言。《温哥华太阳报》形容她当时“被城市里多如牛毛的汉字困扰”,当大多数人选择回避问题时,她发起了请愿活动。2015年5月列治文市议会通过决议,规定“所有未经市政府批准和不符合相关规定的广告牌、海报和商业横幅都将被视为违规”,虽然议案强调并非针对中文广告牌,但政府明确希望籍此鼓励更多华商使用双语标语。

除方块字外,凯丽面临的另一大困扰就是高企的房价。2016年,澳大利亚特别广播协会(SBS)就温哥华华人豪宅问题制作的电视专题片中有不少凯丽的镜头,她居住的街上至少有10栋豪宅被华人买去后一直空置。“房子都空了5年了,从没有人住”,她在电视中说,凯丽一家在这条街上住了四代,家中那简朴的房子也暴涨到了天价,她感慨“自己不再属于这里”,因为“房价一天比一天高,根本就呆不下去”。“我的房价涨到了150万,但我一点也不快乐。因为我需要缴付更多的地税,我的孩子们根本就付不起这么高的地税,我们正在失去自己的社区。我一点儿也不快乐,钱毁了我们的社区,我给不同的政治家们写信,但无济于事“。

凯丽相信大量涌入的富人不仅会导致经济上失败,并且正在摧毁她的社区。在被迫成为社区活动家后,当地市长只是简单劝她把房子卖了,拿着钱搬到别的地方去,有人在脸书和媒体上指责她,说她是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者,对此她感觉到十分伤心,分辨道“我活在这多元文化社区里,我最好的朋友是中国人,我儿媳妇是日本人”。

在加拿大国会网站发起签名请愿,呼吁取消外国人入境生育的孩子自动获得加拿大国籍的政策,是凯丽与前联邦老年事务部部长、现任保守党华裔国会议员黄陈小萍联袂开展的最新一项活动。

在凯丽世居的列治文布伦戴尔街,她隔壁的房子被改建成一家专门接待中国孕妇的旅馆,每晚住宿收费35加元。凯丽时常见到一些具有显著中国人特征的孕妇穿着宽大的蓝白孕妇装,在一名男子的陪护下,到旅馆外散步。凯丽抱怨说:“我需要的是邻居,而不是这些同本地没有关联的来往过客“。她曾向加拿大国土安全部门投诉,得到的回答是他们束手无策:她们有合法的入境签证,又付得起医院的账单。据温哥华沿岸卫生局介绍入境生育者必须为正常分娩支付$ 8000费用,如是剖腹产费用高达$13,000。

投诉无门之下,凯丽只得向国会请愿,她在国会山网站强调生育旅行会给加拿大纳税人带来巨大负担,因为婴儿将享受加拿大免费教育至18周岁,以后还可担保父母或其他家庭成员移民加拿大,让他们也享受加拿大的免费医疗、养老保险甚至生活保障。

凯丽所在的列治文市无疑是中国人来加拿大生育旅游的重灾区,截止到3月31日,列治文医院1938名婴儿中有299名属非居民生育,其中295名婴儿的母亲是中国人,也即平均每6名婴儿就有一名属于专门来加拿大生育的中国母亲。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