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日星期二

加拿大能在美中关系中扮演角色吗?



1993年创办W.A. Macdonald国际关系事务所的加拿大国际战略学者威廉•阿特伍德•麦克唐纳(William Atwood Macdonald) 相信在西方国家的对美和对华关系中,加拿大因历史原因而具特殊角色,能为加强美中关系发挥重要作用,但加拿大保守派政治专栏作家塔莎• 克里玎则警告,尽管存在历史渊源,中国人对加拿大人的善意是有限度的,中国外长王毅61日在渥太华对加拿大记者发怒就证明了这一点。

威廉•阿特伍德•麦克唐纳其在《环球邮报》的专栏文章中阐明加拿大对华关系的优势,罗列了他认为最终导致两国特殊关系的诸多因素:一是加拿大人白求恩为中国农村带来了现代医学,几十年来北京一直要求人们把毛泽东为白求恩写的悼词铭记于心;二是加拿大文学批评家诺思洛普•弗莱(Northrop Frye)是中国最重视的西方非共产主义思想家;三是1958年加拿大皇家银行成为进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一家西方金融机构;四是1959年加拿大《环球邮报》成为第一家在中国设立记者站的西方媒体。五是1960年代初急需小麦的中国向国际寻求帮助,结果只有加拿大向它出口,可谓雪中送炭。六是197010月,加拿大先于美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威廉•麦克唐纳相信中国没有忘记旧情,因为去年秋天杜鲁多当选后与习近平会晤时,习近平交给他一张其父母43年前拍的照片,当时老杜鲁多第三次去中国,也是首位加拿大在职总理访问中国。

2010年,威廉•麦克唐纳一周的中国之行令其对中国在国内取得的成就印象深刻,他相信自1979年以来中国爆发了惊人力量,14亿人和平并高速地穿越200年的工业化革命和40年的全球化浪潮,邓小平宣布改革开放后十年也即1989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有403美元,但到2014年已突破7000美元。1940年,中国人均寿命是36岁,识字率为20%,到2012年人均寿命是75岁,识字率超过90%。不过,前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马大维认为中国有很多迫在眉睫的问题:习近平的政治眼光问题;邻居朝鲜的行为不可预测;污染;社会整体发展不平衡;公众对教育和卫生体系的批评;对腐败的关注;台湾和美国选举产生的不确定性等等。

威廉•麦克唐纳相信对全球化的过度依赖也使中国发展速度和规模深受局限,因此中国必须把依赖更多地转化为依存。美国前总统卡特的战略顾问布热津斯基曾表示世界处于由冷战向更为复杂的两大国起决定性作用的国际秩序转变过程中,当今世界两大国当然是美国和中国,但其关系与过去西方和苏联相互竞争的关系有显著的区别:二者没有一方持激进的意识形态立场,双方都认为必须共处,都需要懂得如何相互迁就。

这种迁就与共存为加拿大提供了机会,尽管美中两国各有不足之处,但都各有惊人成就和创造未来的巨大弹性,两国都致力于创造一个相互依存的世界,都相信只有通过合作才能达致成功,而加拿大面临的挑战就是如何在其中发挥最大的作用。

威廉•麦克唐纳认为1940年代末以来,加拿大在全球秩序中发挥了独特的作用,为了塑造一个更加可持续的全球经济秩序,加拿大需要再度扮演这一角色。而过去十多年来,加拿大在如何面对美中这两个至关重要的国家时,显得举步维艰。现在这一角色落到了小杜鲁多政府身上,加拿大需要一个可持续的全球秩序,需要美国和中国都取得成功。美国至今为止是加拿大最重要的客户,中国可能不再刺激加拿大重要的资源行业,但它仍然是一个重要因素。中国的人口数量和多重优势意味着无论国际上发生什么,它都具有重要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