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8日星期一

去北极光在加拿大的家






























-----加拿大旅游界有一句概括国内景点的口诀,一山一瀑一湖一城,说的是斑芙山、尼亚加拉瀑布、千岛湖和魁北克古城这四个必游的景点,其实加拿大还有一个重要景点被人遗忘了,那就是北极光。去黄刀看北极光,对国内外游客来讲,不仅赏心悦目,且终生难忘。把它放在加拿大景点首位也不为过,照此加拿大景点顺口诀应改为:一光一山一瀑一湖一城,念白了就是光山瀑湖城。

一直以为北极光是很遥远的事情,即使来了加拿大,也是在住了十多年后才萌发了去看北极光的念头。

北极光在加拿大的家是在西北地区首府黄刀市,它位于北纬62度,距离北极圈400公里,人烟稀少交通不便,加拿大三大城市都没有直航班机。无奈只能从蒙特利尔坐早6点的长途车到渥太华,再搭乘中午11点20的航班,下午两点抵达,加上两小时时差飞行时间共4小时40分钟。与从蒙特利尔飞埃德蒙顿再转机相比,既省钱又省时。

从网上找到的住处位于市中心54街与富兰克林街交界处,从机场坐去市区酒店的免费巴士,在quality suite下即可。房东是来自蒙特利尔的黑人,帮他打理房子的也是一位从蒙特利尔搬来的黑兄弟,当晚因早起犯困而早睡,第二天白天在皑皑白雪中走了市中心,在有着黄刀图案的市政府里看到了日本人送来的日本刀,日本人就是别致,不但早就开发了这个北极光观光线路,连送的礼物也这么恰如其分。

不过现在中国人后来居上,无论在街上、超市或临时凑在一起的夜间赏光团里,随处可以听见中文。

第二天晚上九点,约了房东介绍的导游去寻找北极光,那是一位莫桑比克移民,在蒙特利尔呆了十多年,在受够了那里的穷困后决定北上,这位黑兄弟带着我摸黑跑了不少路,除了刚上路时见到了北极光的影子,其他时间都在白折腾,午夜12:30,我们打道回府,一百块钱打了水漂。

第三天晚上,参加了头天花126$报名的Aurora village 的赏光团,满满一车的华人由一位台湾来打季节工的女孩带领,10点到营地后进入三号和四号帐篷。帐篷对面是一片冰湖,摸黑走过去,发现自己面对着成百只雪橇狗,它们上蹿下跳,一起朝我狂吠,那气势十分了得,当时心想,如果今晚又看不到北极光,听听这么具有气势的狗叫,也算是一个收获吧。

十点半后陆续出现零星的北极光,在帐篷里烤火的人们不时被吆喝声吸引出去,到11点40分,出现了梦幻般的情景:北极光从四面八方涌现出来,天幕上顿时出现形态各异的深绿色,它们或缓慢飘移,或像大蟒一样窜动,时间跨度竟然长达2小时,到我们一点多离开时,北极光还追着我们的车辆起舞。

首次体验北极光有很强的超现实感,过后回味如同梦境,甚至怀疑它是否真的出现过。

第四天去了游客中心,因接下来几天的天象预告都不乐观,中心的一位女士建议趁热打铁当晚再去,否则以后几天想重温就更没戏了。

当晚找了家多伦多人开的旅行社,收费只有85$,结果满满两车华人,这家旅行社相当讨好客人,准备了很多烤红薯,花生米和热巧克力,但遗憾的是当晚只是飘雪花,北极光连影子都没有。这令多伦多来的一个驴友团很失望,他们担心随后两天也是如此。

失望也罢,费钱也罢,看北极光就是这样,它神出鬼没无法琢磨,但想要看到它就必须出门,因为出门还有一线希望,呆在屋里那只能看灯光了。

第五晚睡了个早觉,从晚八点一直睡到天亮,把前几天寻找北极光耽误的瞌睡补了回来。

第六晚犹豫了很久,是否要在临行前再去寻找一次北极光,因为在六点半看圣诞老人游行时发现天上有星星,这是能见到北极光的天象,但问题是网站预告当晚磁场太弱,即使出现北极光,也稀薄得很。为了避免再次失望,最终还是选择放弃,早早地回屋休息了。

第七晚搭飞机回渥太华时,遇见一白人老两口,他们昨晚在飞行员山上看到了北极光,且成色不错,心中不免暗暗叫苦,昨晚要是在圣诞老人游行后找个餐馆吃晚饭,等身子暖和起来,再爬上飞行员山,岂不也能再观赏一次北极光,一念之下竟成遗憾。

不过除了北极光外,此行收获颇丰。第一次发现自己热衷于在雪野中狂走,几乎每天都走四五小时,多次去老城,走冰封后的大奴湖,参观了北方民族博物馆和省议会,甚至走去了相隔甚远的上城。更有意思的是,去了移居此地32年的马修的船屋做客,认识了做冰雕的老汉,此人自称是圣诞老人的邻居。这几个人都令我心动,在这白雪世界里,他们童心未泯。

下次再来黄刀,想在秋季的九月,那时天色已暗,北极光开始显现,除北极光外,还想看看这些黄刀人,看看他们在没有雪的季节里是什么模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