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8日星期三

加拿大为何拥抱全球化和自由贸易




今年2月对加拿大的自由贸易来说至关重要。去年10月与欧盟28个成员国签署的加拿大-欧盟全面性经济与贸易协议”(CETA,124日由欧洲议会国际贸易委员会票决放行,本月正式提交欧洲议会表决,如获多数通过,最早将于4月启用,CETA最终目标是废除工业、农业及食品等9千项关税,令双方贸易提升20%。另有传闻称22024日,加中两国官员将在北京会晤,就自由贸易协议进行探索性谈判。人们发现在国际潮流对全球化和自由贸易说不的时候,加拿大正反其道而行之。

去年全球事务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对全球化进程的逆动,欧洲政治家和公民社会都在重新考虑开放边境和接收移民的政策,在英国孤立主义抬头,英国人举行全民公投决定退出欧盟,举世震惊。更重要的是,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一上任就废止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并要与加拿大和墨西哥重新谈判实施了22年的北美自由贸易协议。加拿大在这一世界潮流中大张旗鼓地逆势而行,自有其道理。

美国《世界政治》(World Policy Journal)网站刊出了加拿大记者丽萨-汤森(Lisa Thomson)的分析文章,指加拿大去年经济状况不佳,仅夏季就有31千人失业,其中只有1万人有望重新找到工作,加拿大的贸易赤字也创下了36亿美元的历史新高,在这看似黯淡的经济前景中,只有自由贸易进展顺利成为一大亮点。

根据世界银行提供的数据,贸易占加拿大经济比重的65%。目前加拿大共有11项自由贸易协定正在生效,与美国的双边贸易一直是加拿大贸易政策的基石, 2015年加拿大对美商品和服务贸易总额约为6627亿美元,是美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但加拿大并不以此为满足,它试图通过与其他国家谈判自贸协议使其选择更加多样化,以缓解对美国的依赖。

在最新一波全球化浪潮中,中国占有极重的分量。尽管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但与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前景仍然吸引着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执行院长王佳相信 “自然资源丰富的加拿大需要投资,况且人口庞大的中国所拥有巨大的市场吸引着加拿大。”

去年9月,杜鲁多在北京签署了12亿加元的贸易协议,宣布设立更多的签证中心,并就可能的自由贸易协定展开探讨性会谈,这些进展令加拿大商界感到欣喜,加拿大亚太基金会总裁胡元豹称赞其“非常重要,这就是我想要的加中关系新调整。上一届政府缺乏对中国的热情,加上糟糕的政策导致两国关系停滞,现在总算有了新的发展方向”。

胡元豹还担任 “温哥华企业总部”(HQ Vancouver)总裁,该机构成立15个月来已接待了七家中国公司,他们准备把北美或加拿大总部设在温哥华。温哥华人口中亚裔超过四成多,是亚洲之外最为亚洲化的城市,也是加拿大多元化和全球化的榜样,温哥华成为中国企业进入北美的门户,加拿大也进而成为中国进入有5亿人口的北美大陆的门户。

对于中国来说,加拿大还有他们未来想拥有的两样东西:自然资源及经济与政治稳定。经验证明,推动自由贸易可以摆脱孤立主义,加拿大选择与中国合作,也是想证明自由贸易和全球化有助于中国走上一条改善人权的道路。担任加拿大国会国际贸易委员会副主席的反对党新民党议员翠西(Tracey Ramsey)要求加拿大“在自贸协议的探索性会谈阶段就应该重点关注中国侵犯人权的行为,认识到提高人权、劳动条件和环境保护的标准在任何协议中的重要性”,王佳相信自贸协定是加拿大扩大其对人权等问题全球影响力的一种方式,因为与完全回避相比,参与更能促进世界变化,全球化的好处是贸易会促进相关国家改善人权,贸易在一定程度上会带来全球责任,这比让一个国家自我消费、陷于孤立要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