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4日星期五

对加中开始谈判自贸协议的不同意见

22024日,加中两国官员在北京会晤,就双边自由贸易协议进行首轮探索性谈判。之前几天,加拿大-欧盟全面经济与贸易协议CETA )于15日获欧洲议会通过,加拿大当天公布的一项最新民调显示,与同中国相比,加拿大人更乐意和美国及欧盟发展贸易关系。就加中自贸开始谈判,前加拿大驻华参赞查尔斯伯顿( Charles Burton )发出警告说和北京打交道,绝非自由贸易这么简单,温哥华太阳报则刊文指加强对华贸易是加强版的加拿大贸易战略“第三选择”的一部分。

加拿大安格斯雷德研究所(Angus Reid Institute)在269日和1314日对其论坛1500多名成员进行了网络调查,结果发现近一半(49%)的人认为加拿大应继续把贸易重点放在美国,选择欧盟的人占1/333%),这表明欧美将继续成为加拿大人进行商业活动的优先国家和地区。而在2013年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贸易国的中国只获得了29%的加拿大人认同,与英国并列第三。值得注意的是,在同一机构三年来所做的同类型调查中,赞同与中国进行贸易的人数在东西部各省都在减少,20147月的全国平均数据是34%20154月是40%,今年最低只有29%

前加拿大驻华使馆参赞、现布鲁克大学政治学教授查尔斯伯顿217日在《环球邮报》撰文警告《和北京打交道,绝非自由贸易这么简单》。文章首先引述著名国际贸易学者对自由贸易协定的定义,也即它是旨在通过每个成员进入其他参与者市场来促进成员国之间的经济一体化。伯顿指加中自贸协议在消除货物和服务关税壁垒外有更多的含义,中国把自由贸易协定视为一种地缘政治战略,其目的不仅在于增强经济利益,更在于推进其长期的外交政策目标。他举例说北京最近在与亚洲国家签订贸易协定时做了让步,目的是为了让这些国家把对日本和台湾的经济依赖转移到中国。

伯顿认为中国也从特朗普上台后加拿大与美国在经济和政治联盟关系的调整中看到了类似的机会,指望从中得利。最近加拿大的一些做法就证明了这一点:加拿大无条件地放宽了对中国在加拿大投资的限制;扣押和返还居住在加拿大的中国公民的资产;莫名其妙地改变了一项涉及到国家安全的审查,让北京有机会购买可用于发展定向能源武器的加拿大先进激光技术。

文章说尽管民调显示大多数加拿大人不希望与中国在政治和经济上走得更近,但从中国获利的加拿大商业精英们正努力游说和推动加拿大政府这么做,这些人既有加拿大政党领袖的富人圈朋友,也有最近被曝光的违法为加拿大政党捐款的中国富人们。

伯顿指与北京谈判自贸协议会影响甚至左右加拿大的对华政策,例如加拿大不大可能重申支持国际法庭对南海主权问题的仲裁,不大可能要求中国停止对加拿大政府和商业网络的攻击,不大可能驱逐涉嫌在加拿大进行骚扰和恐吓活动的中国外交官,也不大可能对中国在香港和台湾遏制人民自由的做法表示深切的关注。他认为即使这样,加拿大能否最终扩大在中国市场的份额也还是个问题。

218日,曾在加美自贸谈判中担任卑诗省贸易代表的卡伯森(Stuart Culbertson)在《温哥华太阳报》撰文回顾了1971美国总统尼克松突然对美国进口制成品征收10%附加费的做法,令时任加拿大总理老杜鲁多为摆脱对美国市场的过度依赖,推出“第三选择”政策使加拿大贸易面向全球。但半个世纪后,当主张“美国第一”的特朗普就任总统时,美国却占加拿大出口的76%,比老杜鲁多时期的69%还要高,因此小杜鲁多政府必须推出加强版的“第三选择”政策,内容包括与欧盟的全面经济贸易协定与日本的贸易协议,当然也少不了对华贸易。卡伯森认为当年老杜鲁多率先承认红色中国的举动并未转化为贸易优势,加拿大对华出口落后于法国、澳洲甚至智利,最近20年来大量中国移民带来有价值的商业联系,现在是加拿大利用移民优势获得商业优势的时候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