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0日星期二

谁是加拿大亚洲市场战略的宠儿?



5月中旬加拿大派出负责国际贸易的国会秘书参加了北京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为加拿大企业参与区域基础设施投资寻找商机。杜鲁多执政一年半来,加大了开拓中国市场的力度,并于今年2月开始与中国展开自贸协定的探索性谈判。加拿大东盟商业理事会主席约书亚·布朗(Joshua Brown)指“雄心勃勃地开拓高速增长的中国新兴市场,会加强加拿大的谈判地位,这是加拿大亚洲战略的一部分”。

中国在2012年超越英国成为加拿大第二大出口目的地,2016年双边贸易额已达850亿加元,然而中国并非是加拿大在亚洲的宠儿。2014年9月加拿大与韩国签署了自贸协定,这是加拿大在亚太地区的首例,2010年加拿大与印度就自贸协定正式展开谈判,2002年与新加坡正式谈判自贸协定,和日本的谈判也于2012年开始,在探索性接触方面,除中国外,还有菲律宾和泰国。2016年8月,加拿大还宣布了与东盟加强商业关系的若干举措。对出口贸易3/4面向美国的加拿大来说,其亚洲市场战略是为了摆脱这种严重依赖的尝试。到目前为止,加拿大与全球12个国家的自贸协定已经生效,其中8个在美洲,亚洲只有韩国,预计未来会有更多的亚洲国家。

那么,谁是加拿大在亚洲市场的宠儿呢?约书亚·布朗认为是东盟,东盟是加拿大的第六大贸易伙伴,加拿大亚太基金会民调显示近半数受访者认为与东盟合作应是加强与亚洲经济关系的支柱。加拿大亚太基金会、加拿大商业理事会和加拿大东盟商业理事会的研究报告指与东盟签署自贸协定,可为加拿大带来与中国同等的商业利益,但政治风险更低,因加拿大人对东盟的负面看法远比对中国少。《环球邮报》民调显示,近九成受访者不希望中国加入加拿大经济,而54%的加拿大人乐意看到与东盟签署自贸协定。此外东盟还是知识产权出口增长的沃土,联合国数据显示东盟从加拿大进口的机电设备、航空航天设备和零配件、光学及医疗设备和药品等高附加值产品占其2015年从加拿大进口总额的29%。

为此,布朗4月份在《环球邮报》撰文指“在美国重新谈判北美自贸协定时,积极寻求与中国签订贸易协议将是一个错误”。他希望在加拿大与东盟建立关系40周年之际,杜鲁多总理公开支持与东盟展开自贸协定的探索性谈判。

布朗的说法,也得到了加拿大著名商界领袖曼利(John Manley)的间接支持,他5月中旬在IPOLITICS网站撰文《是加拿大贸易东进的时候了》,指“印度、中国、东盟和日本都会为加拿大出口提供重要机会,更好的消息是加拿大不需要在它们之间做出选择”,尽管这样在谈到进入亚洲市场的方式时,他还是把东盟放在了首位,希望加拿大与之谈判一个雄心勃勃的贸易和投资协定,因为与东盟签订自贸协定会带来48亿至109亿美元的双边贸易增长,惠及大洋两岸的众多公司和数百万工人。

曼利曾在自由党执政期间担任过副总理、外交部长、财政部长和工业部长,2003年还曾角逐党魁,作为自由党元老和现任加拿大商业理事会主席,他的言论对加拿大政商两界都具影响力。在东盟之后,曼利谈到了世界第二和第三大经济体中国和日本,两国消费者在商品和服务方面每年购买6万亿美元,预计十年后还会增长50%,这为加拿大出口带来了最快的增长机会。如果加中签署自贸协定,到2030年加拿大出口额将会增加77亿美元,为加拿大创造2.5万个就业机会。在日本方面,加拿大谋求两大目标,一是重启2014年暂停的自贸谈判,二是加入美国退出后由日本推动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谈判。

曼利还视印度为加拿大在亚洲的另一个充满希望的市场,印度已经是加拿大扁豆和其他豆类的最大消费国,作为世界上发展最快的经济体之一,印度的中产阶级正经历跨越式发展,并将很快超过中国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