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中美贸易战对加拿大的利弊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计划将对中国进口产品征收600亿美元关税,美中开打贸易战,与美国关系密切的加拿大会在多大程度上被殃及或从中获利,或者能否置身局外做个旁观者?

加拿大经济专栏作家大卫 - 科雷恩(David Crane)3月26日借国会山时报(hilltimes.com)呼吁加拿大在中美贸易战中置身局外,因为“这是一场被误导且充满危险的经济战,加拿大不应该引火烧身,令其蔓延成加拿大与中国的经济战”。他认为特朗普和其固执的保守派幕僚们不仅自己视中国为经济上的敌人,还希望西方盟国和他们一起对抗中国,尽管加拿大与中国存在种种分歧,但还是应该对特朗普说不,应该向美国明确表示加拿大不欣赏零和游戏,不会跟随特朗普好战的贸易政策。

曾在1996年至2001年担任加拿大驻华大使的贝祥(Howard Balloch)以两头大象打架会令令小动物处境危险来形容加拿大,贸易战使加拿大企业面临的风险上升,加拿大必须谨慎行事以确保不会陷入冲突中。在华创办了贝祥投资集团并担任过加中商会主席的贝祥认为“中国不公平对待外国公司不仅美国人关注,加拿大人也担忧,但特朗普高调张扬会适得其反,曾担任加拿大驻香港及洛杉矶总领事的科林 - 罗伯森(Colin Robertson),参与过美加自贸协定及北美自贸协定谈判,他认为贸易战会伤及整体供应链,加拿大无可避免会受连带伤害。

加拿大亚太基金会(加拿大会议委员会)首席经济学家克雷格 - 亚历山大担心“由加拿大是个个赖大宗商品出口的国家,中国经济疲弱导致原材料和销售价格下降会伤害加拿大经济。”加拿大亚太基金会高级研究员肖逸夫(Yves Tiberghien)担心如果贸易战升级,世界贸易体系可能崩溃,到时加拿大会遭受重大损失。研究加中贸易问题的多伦多大学副教授王慧玲(Lynette Ong)在接受加拿大环球电视新闻采访时指目前尚无法预测贸易战将如何影响加拿大所在北美自由贸易区的生产链,但会给贸易区的重新谈判产生额外压力克雷格 - 亚历山大希望“随着注意力被中国转移,特朗普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重新谈判中做出一些让步“,但加拿大皇后大学教授沃尔夫(Robert Wolfe)相信特朗普会很乐意同时应对不同的对手,不会因为与中国开打贸易战而放弃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讨价还价。

尽管各种分析指美中贸易战会全面削弱全球经济,从总体来讲对加拿大经济造成负面影响,但加拿大仍有少数几个行业可能从中获利,例如零售业,因为中国电子,服装等消费品在美价格上升,不仅会迫使加拿大人改变去美国购物的习惯,还能鼓励更多美国人到加拿大购物。美国对中国产品需求的下降有助于加拿大零售商从中国寻求更好的便宜货,为避免美国关税,好市多(Costco),百思买(Best Buy)和沃尔玛等跨国零售商会直接从加拿大进货。同时与中国商品相似的加拿大产品可以吸引美国商家,有助于扩大加拿大的对美出口。王慧玲建议加拿大趁中美贸易战之机重新定位自己,成为中国商品的主要出口国,因为被特朗普瞄准的中国信息和技术产品无法进入美国就不得不寻找其他出口市场,加拿大是高收入国家,有望成为中国新的市场。

加拿大产品出口也可能从中美贸易战中获利,加拿大钢铁可以利用美国对中国钢铝增加关税获得更多的北美市场份额,加拿大的大豆和猪肉可以替代美国同类产品更多地进入中国市场。不过贝祥就担心一旦加拿大猪肉和豆类最终填补了美国人在中国留下的空白,可能会引起美国的反弹,这同样是危险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