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31日星期二

新冠病毒肆虐凸显缺乏全球领袖


新冠病毒自去年底在武汉爆发,短短三个月已扩散至近200个国家和地区,各国混乱的抗疫政策暴露出全球治理短板,加拿大资深记者马修·费舍尔(Matthew Fisher)认为疫情呼唤全球领袖,但特朗普、习近平和普京的表现证明他们都无法胜任这一角色。

担任驻外记者35年的马修·费舍尔3月15日在加拿大《环球新闻》撰文《世界需要领袖,但我们却有特朗普、习近平和普京》,对三人在疫情中的表现逐一点评。

马修·费舍尔嘲讽特朗普似乎直到3月13日才意识到美国和世界所面临危机的巨大严重性,因为在这一天,特朗普终于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此前他一直否认新冠病毒对美国构成威胁,甚至声称相关报道是“假新闻”。

特朗普还宣布了5000亿美元的一揽子援助计划,以帮助美国人度过时艰,但又以惯常的风格吹嘘自己在整个危机中表现得如何“令人难以置信”和“卓越”,为自己宣布对多国实施旅行禁令感到自豪,甚至吹嘘如果欧洲效仿他的话,就不会取代中国成为病毒肆虐的中心。

马修·费舍尔批评特朗普不预先与欧洲盟友商量的做法是他常见的行事风格,但每做一次,都会使欧洲领导人丧失更多的耐心。文章质疑特朗普对病毒威胁的肤浅和残酷的初步反应,是否会导致更多的美国人生病,并指他在13日的言论试图撇清自己对美国疫情加重的责任。

马修·费舍尔强调为应对病毒大流行的空前挑战,全球迫切需要唯一超级大国的总统和两个可能成为超级大国的领袖来领导,因为负责任的领袖可以缓解因恐慌而引起的公众焦虑。但到目前为止,美国、中国和俄罗斯的领导人都还没有迎接挑战。

特朗普最初否认冠状病毒的危害,对如何处理它有长达数周的公开摇摆不定,并继续纠缠于其他国际事务中。 例如为震慑伊朗,美国八年来首次将两艘航空母舰移入中东。出于同样的原因,华盛顿还从密苏里州向葡萄牙派遣了B-2轰炸机。这些套路遵循的是20世纪公认的模式,但今日全球安全更多与网络、信息战以及当前的医疗问题相关,而不是对原始军事力量的炫耀。 在美国国内形势因新冠病毒及其解决方法的不确定性而陷入困境时,特朗普的做法尤其令人不安。

在批评完特朗普之后,马修·费舍尔把目光转向了北京。他说许多人认为中国是超级大国的继承人,但其表现并不更好。北京否认病毒的危害和压制本国公民和全世界对病毒的了解长达四个星期或更长时间。因为北京害怕揭示真相可能会损害习近平的声誉和共产党所谓的不可战胜的地位。同时,中国警察还严厉对待那些试图发出警报的中国医务人员。

现在北京又坚称是习近平和党的英明领导使中国摆脱了危机,最近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主张一种更离谱的说法,即新冠病毒不是起源于中国,而是来自美国,“零号患者”实际上是美国人。

马修·费舍尔对俄国的批评是克里姆林宫一如既往的投机取巧,试图从新冠病毒危机中获利。普京下令与沙特阿拉伯展开石油价格战,原因是国际对石油的需求锐减。普京的目标明显是要把油价压低到足以使美国页岩油破产的程度。如果他成功了,俄罗斯就可以击败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石油生产国。普京的恶作剧加剧了全球市场的不确定性,到3月13日已带来了数万亿美元的损失,结束了长达数年的牛市,令整个世界陷入衰退。

马修·费舍尔的结论是,特朗普、习近平和普京的共同特点是强烈的权力欲,都希望长期掌权,只对与个人崇拜相关的事物感兴趣,且都自以为勇敢、顽强和杰出,但实际上三人目前在各自国内都只获得脆弱的支持,这是他们的另一个共同点。尽管特朗普、习近平和普京有着不同的倾向和技巧,但都在国际社会高度紧张的时刻,表现出他们无法胜任全球领袖的角色。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