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6日星期五

军中公开信之三:军中出现腐败新常态

这封最新的军中公开信用习近平的特色词“新常态”来概括最新的军中腐败动向,想必会令习近平读来倍感亲切。

----军中贪腐新常态:更隐密、更疯狂、更抱团、更对抗。品质恶劣,臭名昭彰的带病干部,依然正常使用,还在重要岗位颐指气使;上下联动,狼狈为奸,使买官卖官藏匿于“合法程序”之中;结党营私,拉帮结派,阳奉阴违地对“反四风”死顶硬抗;才厚余孽,难脱干系,但在“去徐化”运动中贼喊捉贼,表演拙劣。

习主席、中央军委: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中央军委为严肃党纪军纪,,确保部队肌体纯洁健康,出台了一系列清风正气的文件规定,对军队的腐败之风继续漫延起到了震慑和遏制作用。特别是在去年召开的全军政工会议上,提出必须正视军队建设特别是思想政治建设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深刻反思徐才厚案件的惨痛教训,从思想、政治、组织、作风上彻底肃清徐才厚案件造成的恶劣影响。为此,在全军开展了“去徐化”的大清除。然而,我们在正视取得成绩的同时,不得不看到,由于徐才厚在军队长期贪腐成性,卖官鬻爵 ,拉帮结派,经营祸害,才厚残渣余孽星棋罗布,关系网盘根错节,军队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有些单位别有用心地一次次让习主席和中央军委的决策部署走调变味,使全军官兵期待已久的“去徐化”运动变成了一场销毁罪迹、洗白坏人、割断历史的闹剧,仍然是坏人当道,恶棍掌权,是非不分,有人戏称军队的腐败进入了一种会员制的“新常态”。

  前不久,二炮张东水被抓就是对目前选人用人的绝妙讽刺,虽然是一个孤立的事件,但真实地反映了当今军队官场的现状,是用人腐败的晴雨表。张东水,这个在军队腐败“新常态”下成功运作为大区副职的坏份子,只享受了令人啼笑皆非的13天“殊荣”,就被纪检部门当场带走。这一方面说明,在共和国的蓝天和反腐铁拳下,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时候一到,恶将必报;另一方面也表明,像张东水这样顶风作案的变节者还大有人在。虽然徐才厚这颗朽木已倒,但根系仍存。试想,张东水的下马,如果不是因为于大庆的落马,而拔出萝卜带出泥,他一定是在耀武扬威指挥部队,心安理得享受特权,毫无顾忌继续作恶,而全军还有多少像于大清、张东水这样的败类还没有被拔出萝卜带出泥?!更让人情何以堪的是,许多在互联网和微信上贪腐劣迹被屡屡暴光,群众反映极大的才厚余孽依然逍遥自得,坏事做尽,却得不到查处?!

  无独有偶,在前不久总政开展“去徐化”运动中,我们根据群众举报和反映总政宣传部副部长杨定宇的劣迹,调查了解了徐才厚一直把持的喉舌要害部门,也是腐败的重灾区——总政宣传部的一些情况,汇总摘编成文。窥一斑见全豹,从中可以看出军队腐败之风以一种更隐密、更疯狂、更抱团、更对抗的“新常态”呈现:

  腐败“新常态”之一:品质恶劣,臭名昭彰的带病干部,依然正常使用,还在重要岗位颐指气使。杨定宇,河南省平顶山人,原是国防大学政治部宣传部干事,听说当初为了调进总政前后折腾了三次。前两次因素质不高,反映不好,被退回原单位。功夫不负有心人。后来,他又求人牵线搭桥,通过关系调进宣传部。杨定宇到总政后,人品能力不出众,但鸡鸣狗盗很内行。他先是投靠任总政副主任的老乡张树田,让他当上宣传局副局长,后又傍上老乡刘永治当上局长,再通过刘永治投靠徐才厚后,徐才厚亲自打电话给总政指定他当副部长,是十八大前徐才厚突击提拔的干部之一,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徐才厚残渣余孽。

  2012年初,徐才厚案件还未露端倪,在宣布杨定宇任副部长的命令后,四总部机关、全军各大宣传部和总政直属单位领导都收到过这样一条手机短信:“各位领导,元旦期间,听人议论总政宣传部的杨定宇被提拔为副部长,深感震惊和悲哀。据说,这是又是花了大价钱,才争到这个位置的。一个靠弄虚作假拉关系、走门子、跑官要官的反面典型,一个品质恶劣、不干正事、疯狂敛财,擅长瞎忽悠、搞阴谋,运作自己往上爬的小混混,一个整天打着认识几个河南高官老乡的幌子,到处招摇恐吓各级领导的江湖骗子,有何德何能何贡献,竟然通过人为操作,连蒙带骗闯过组织层层审查,当上了副部长,真让人匪夷所思!这种货色的雕虫小技,竟能频频得手,值得每一个有党性有良性的人深思,如何识才选才用好人,保证我军中高级干部队伍思想和道德的纯洁性,是一个多么紧迫和重大的课题。希望每一位有血性和正义感的人,把这条短信发给你身边的战友,让我们以对党的事业高度负责的态度,一起来揭露这个跳梁小丑的本来面目,建立和维护总政部级领导干部应有的形象。”

  就是这么一个声名狼藉的反面典型,因为有徐才厚说话撑腰,群众的反映和呼声被置若罔闻,得不到应有处理。可见,我们一方面建立了一套干部考核制度,另一方面这套制度又被人为操作异化了,陷入了明知道品质不好的人,却无可奈何地看着他带病提拔的怪圈。现在,徐才厚案件东窗事发快两年了,杨定宇还在宣传部大权在握,边腐败边做着继续升官的美梦;还在装腔作势、煞有介事地向总政领导建议提拔运作宣传部的干部,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他有什么资格推荐干部?这种人还能选拔出好干部?这难道不值得我们每个人深思吗?

  腐败“新常态”之二:上下联动,狼狈为奸,使买官卖官藏匿于“合法程序”之中。近些年来,在总政宣传部诡秘进行的干部提拔调整中,有一只徐才厚的鬼魅不停地伸出黑手,与杨定宇狼狈为奸,为徐才厚插手宣传部的干部使用不遗余力,致使宣传部妖雾迷漫,乱象丛生,众怒难平。这个鬼魅就是原总政宣传部副部长、现已臭名远扬的南京政治学院原院长蒋干麟。

  蒋干麟在总政宣传部工作期间,因以权谋私,作派丑陋,受到病垢,群众威信很差,接任不上部长。于是,徐才厚安排他到南京政治学院任院长,但他在任期间提拔安插的一些亲信,大多是徐才厚的嫡系,也是一些不学无术之徒,德才表现都很差,如杨定宇。但蒋干麟对杨定宇十分器重,他这样做,一是通过杨定宇密切刘永治和徐才厚的关系;二是通过杨定宇排除异己;三是在宣传部安插钉子,继续控制宣传部,起到一石三鸟的作用。蒋干麟离开后,经常利用杨定宇为其笼络领导、通风报信,对他的小兄弟提拔使用充当说客,为脸上贴金。蒋干麟每次到北京,杨定宇都是超高格接待,行动隐蔽,私下密谈;2007年初,宣传局长卫明到沈空21师任师政委时,蒋干麟已离开总政宣传部,但他插手协调沈空30师的副政委董长军双向交流到宣传局任副局长。董长军是蒋干麟的小兄弟,也是沈空确定要转业的对象,本来代职满一年后,就要返回原部队的。但董长军害怕回沈空后安排转业,蒋干麟利用关系对他关照有加。宣传部的人都知道,是蒋干麟让董长军通过杨定宇牵线,买通了总政的某位副主任,居然违规留在了宣传部。这里,请大家想一想,董长军既没有仁厚之德,也没有横溢之才,更没有突出之功,几乎所有来总政机关代职的干部都返回了原部队,他凭什么却能一反常态地留下来,被一步步去污、洗白、漂红,先是当上了编研局副局长,后又当上了局长,仕途一路顺风顺水,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更为可笑的是,去年6月份,董长军还升任军事博物馆馆长。大家议论纷纷,像董长军这样德才表现很一般,花钱买进总政、买官当的人,在总政什么贡献都没有,工作都很吃力,有何德何能被提拔为军事博物馆馆长,这究竟是什么干部路线?究竟是什么使用干部原则?让人百思不得其解?而在总政宣传部工作了多年德才兼备的干部不是远走他乡,就是被“逆淘汰”而出局,还有的被逼提出转业,这是什么世道?

  从董长军的提拔使用可以看出,他也是“严格”按照干部部门考察、群众评议、党委决定等合法程序进行的,程序和形式无可非议。然而,在“合法程序”的背后,“卖官者”巧妙按照“买官者”的条件要求,精心设计选拔任用的实质内容,按照买官者的年龄、资历、职级等确定资格,拟定标准,圈定范围,欺骗总政领导不了解历史渊源,使买官卖官者的阴谋得逞。

  腐败“新常态”之三:结党营私,拉帮结派,阳奉阴违地对“反四风”死顶硬抗。杨定宇得到了他不该得到的副部长职位,本应夹着尾巴做人,如履薄冰地工作,可恰恰相反,他不但不收敛,还到处招摇撞骗,欺上瞒下,拉帮结派,败坏军队风气。侯大伟是杨定宇的河南老乡,是他把侯大伟从国防大学调来宣传局。从在宣传局管内勤,到部里当秘书,侯大伟充当杨定宇的钱庄和小金库,用公款一直供杨定宇吃喝玩乐,挥霍无度,也没少给总政的老乡领导好处。前几年,杨定宇还特意运作安排侯大伟到部队任职,宣传部比侯大伟能力素质强的人有之,为什么优先安排他去部队任职?是因为侯大伟是他的嫡系,肯为他花公款腐败,而且做得滴水不漏,所以杨定宇投桃报李地按提拔领导干部的要求设计培养侯大伟,使其“合理合法”,听说前不久侯大伟已如愿当上了宣传局副局长。习主席和中央军委的命令变成了他们欲盖迷障的最好挡箭牌。宣传局的一项重要工作,是分管军委各总部的新闻宣传,可以经常接触军委总部领导,杨定宇为了将此掌控在自己人手里,特地从海军调来了河南老乡刘海洋分管军队时政新闻,为他摇旗呐喊,通风报信。

  据网络办反映,在全军紧锣密鼓地执行中央“八项规定”、“六项禁令”和反“四风”之时,网络办领导除把网络办作为部领导和自己安排亲信的收容所外,还胆大包天,顶风违纪,用公款为杨定宇装修房屋出钱出力,给杨定宇新分的军职房买了一屋子奇花异草吸毒去味,马屁拍得真是细致周到,体贴入微。果不其然,外宣局长空缺后,杨定宇就让这位从沈阳军区调来,从未搞过外宣工作,但经常打点他的人当上外宣局长,根本不把外宣工作的重要性放在眼里。有人调侃,这位网络办领导还只是为杨定宇装修房屋出钱出力,如果再给他送个美女,杨定宇除了任人为亲、指鹿为马外,还不知会无耻到什么程度。

  在杨定宇的眼里,只要为他办事,为他充当眼线,打小报告,就是铁哥们,就是可用之才,典型的一副蝇营狗苟、利欲熏心嘴脸。在总政河南籍领导当权的那些年,杨定宇经常打着他们的名义,为河南籍的干部和小哥们穿针引线,结成利益同盟,异常活跃地充当“地下组织部长”、“卖官掮客”,形成了行贿受贿、买官要官一条龙运作模式,使河南帮“山头”如“滚雪球”般增大。杨定宇这样做,既拉近了领导距离,增加他们收入,又从河南帮小兄弟中收取好处,一举数得。有人给杨定宇作诗:“小人得志露妖形,造孽多年障难清,暗里勾结敛钱财,陷害忠良败风气,台前扮样装孙子,幕后投机钻自营,狂腐不知世有耻,身心丑陋臭名扬。”真是入目三分,写照绝妙。

  如果我们不下大力铲除这种庙堂之上,鸡鸣狗盗称霸一方,地痞无赖洗白转正,假公济私堂而皇之,礼义廉耻全然不顾,理想信念饱受嘲弄,英才俊杰流放边缘,江山社稷束之高阁的歪风邪气,一支伟大的人民军队将万劫不复,难以欲火重生。

  习主席严肃指出:“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可以看出,利益输送是山头主义的本质特点。一些腐败份子热衷于搞山头主义,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只是表象,权力攀援、利益交换才是问题的本质。他们把分管领域当成私人领地,用公共资源作为结交资本,以权力交换维系帮派关系,形成权钱交易、人身依附、对抗法纪、抱团腐败的利益集团,在政治、经济、社会等各个领域形成形形色色的潜规则,导致各种各样的“逆淘汰”。在这种潜规则下,投机淘汰忠诚,空谈淘汰实干,邪气淘汰正气,关系淘汰能力,腐败淘汰清廉,平庸淘汰优秀,给我们军队建设造成了重大损失。

  腐败“新常态”之四:才厚余孽,难脱干系,但在“去徐化”运动中贼喊捉贼,表演拙劣。毫无疑问,杨定宇是徐才厚的残渣余孽,难辞其咎,洗白不了,但他每次在宣传部组织的肃清徐才厚案恶劣影响的会议上,却批徐最彻底,调子最高亢,表态最坚决,趁机搞“撇清”,让了解他底细的人都哑然失笑,深感猾稽。他就是一个两面三刀,口是心非,心地歹毒,恬不知耻的两面人。

  杨定宇通过人身依附和不正常关系当上了总政宣传部分管新闻宣传的副局长、局长、副部长后,利用宣传典型收受礼金和高级礼品,败坏新闻界的风气。大单位宣传一个先进典型,除了正常开支,加上给方方面面的好处费,没有近百万是不行的,而每个典型宣传前,都要先打点他,让他捞个盆满钵溢,才能过他的鬼门关。因上梁不正下梁歪,直到现在,各大单位宣传典型给记者送红包的现象还屡禁不止,部队的同志深恶痛绝又无可奈何。可以想像,这么多年来全军的典型宣传,杨定宇捞了多少不义之财?许多有正义感的同志说,杨定宇当初不择手段调进宣传部就不正常,没想到后来通过军队的河南帮,买官要官,一步步往上爬,竟然当上了副部长,这种毫无操守的人,在总政机关真是祸害一方。

  杨定宇还有一个本事就是宣传部谁挡了他的道,他就采取打小报告、编造谎言或恶人先告状的方式诬陷好人,陷害异己,无中生有地造谣惑众,混淆视听,一肚子坏水,许多同志深受其害。但在徐才厚当权的鼎盛时期,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怒不敢言。就是这样一个害群之马,在干部部来考核时,他通过拉山头、搞“圈子”,打电话拉选票,送礼套近乎,并打着和总政领导是老乡、关系铁的幌子唬人,经他这么一忽悠,这样一个低俗肉麻的人,竟然得票还不低。在这种政治环境中,严肃的后备干部选拔工作,实质上变成了洗白坏人,抹黑好人的工具,变成了逼良为娼的过程;高尚的民主测评工作,变成了强奸民意的伎俩,变成了领导定调,熘须拍马者呼应的大合唱。在腐败分子当道的情况下,用人的潜规则已经成了显规则,严肃的干部考评也已经完全异化了,德才优秀、正直清廉的干部,岂有不被淘汰出局之理?这种不正常现象,正像党报所说的,坚守党性的被视为“古板”,独善其身被视为“无能”,经营关系异化为“时尚”,拉帮结派成了“能耐”。如果不进“圈子”,就被视为“异类”,领导层没有力挺的“靠山”,同事中没有帮腔的“哥们”,民主推荐时往往“出局”;反之,如果入了“伙”,就好比进入“快车道”,如鱼得水,飞黄腾达,得志猖狂。

  上级可能对2014年底总政宣传部网络办刘强处长,因“去徐化”工作不力被撤职记忆犹新。但真实情况是,网络办接到上级要求在全军政工网清除徐才厚信息的指示后,由分管全军政工网的副处长于瑞江负责通知各大单位政治部网络办遵照执行,可能是于瑞江刚从沈阳军区调来不久,对“去徐化”政治敏感欠缺,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也可能是轻描淡写、敷衍塞责地打了一通电话,事后又查办不力,致使有些大单位政工网上有关徐才厚的信息没删除干净,在上级督促检查中露了马脚,要追究相关人的责任。分管网络办工作的杨定宇既不敢承担责任,要求处分自己,更加让人匪夷所思地是,也不给当事人于瑞江处分,竟三番五次地亲自或托人给刘强处长做工作,软硬兼施地让其当替罪羊,背黑锅,不顾众怒地在总政机关欺上瞒下,颠倒黑白,搞灯下黑,玩了一把金蝉脱壳、丢卒保车的游戏,真是胆大妄为。直至现在,网络办的同志还对上级给刘强处分愤愤不平。他们说,刘强处长人品最好,业务最强,加班最多,贡献最大,凭什么给他处分,而当事人于瑞江仗着和杨定宇关系密切,不但不受处分,去年底还提前晋职,这是什么混帐逻辑?总政宣传部又是个什么屌单位?

  杨定宇把宣传部的风气搞得臭哄哄的,影响极坏。我们强烈呼吁,有关部门严查杨定宇的问题,清除他的残余势力,拔开宣传部的重重黑幕,重新考量宣传部的干部,对非正常晋升的作出调整,尽快对杨定宇作出“黄金调整”之外的处理,恢复军队宣传队伍的好传统好作风!

  此致

  敬礼!

  总政知情干部

  二0一五年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