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日星期二

中国藏匿黄金储备遮掩的帝国梦

今年春天到加拿大首都渥太华皇家造币厂参观的中国游客,用双手拎起展室里那块重28磅的24K黄金拍照留念的时候,他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举起的金块竟四倍多于加拿大央行的黄金储备。世界黄金协会今年3月公布的数据表明,中国官方承认的黄金储备是1778.5吨,比2015年4月美国彭博社对中国黄金持有量保守估计的3510吨少了近一半。同样是黄金储备,加拿大卖空而中国藏匿,这里面包含什么逻辑?

今年2月,拥有多家全球大型黄金公司的加拿大宣布已经卖空国家的黄金储备,代之以更易流通的资产。过去六十年来,加拿大的黄金政策经历了巨大转变,在重视黄金时期的1955年,加拿大黄金储备是1088吨,转折发生在美国总统尼克松1971年取消金本位制度之后,加拿大逐年减持黄金,从2000年的46吨到今年2月29日的77盎司,加拿大已在世界各国黄金储备排行中垫底,远远落后于阿尔巴尼亚、海地、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等穷国。

加拿大卖空黄金的理由简单而充足:金条不如政府债券那样容易变现,且从长远来看,各国政府和央行都通过投资更安全的资产如美国国债而获得回报。面对加拿大卖空黄金储备这一行为,著名货币、银行和经济危机专家斯蒂芬·米姆(Stephen Mihm)发问“既然黄金不再在货币供给上有任何作用,那么问题就不在于加拿大卖空,而是为何其他国家那么执着于黄金储备,甚至不停地增加积累?”

3月中旬,这位曾与末日博士努里埃尔·鲁比尼(Nouriel Roubini )合著《危机经济学》的美国专家在《悉尼先锋晨报》撰文《为何加拿大卖空黄金而中国不》,文章指“一些国家持有黄金与稳健的财政政策没有关系,却和历史份量有关。审视之下就会发现一种意想不到的格局,拥有可观黄金储备的国家往往有全球霸权、列强或经济强国的历史,或者正在成为这种角色”。
斯蒂芬·米姆引用了圣塔克鲁兹加利福尼亚大学两名经济学家在2012年通过数据分析发现的“国家黄金持有量与其全球实力”的关系。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是世界第一黄金储备大国,17世纪的重要帝国荷兰人口只有1千7百万,黄金储备排名第十,曾经辉煌的葡萄牙帝国尽管现在只有1千1百万人,却以黄金储备382吨居世界第十五,德国、意大利、法国、俄罗斯和英国等老牌帝国也都跻身全球前20位。

中国名列第六,其黄金储备“与经济实力的快速增长成正比”, 斯蒂芬·米姆认为中国之所以持续购入黄金是因为它正遵循历史上古老帝国心照不宣的信条,那就是“如果你想成为重量级角色,就得有重金属”。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产金国,09年以来生产了2000多吨黄金,同时加速黄金进口,2010年到2015年间通过香港进口了3300多吨,还通过上海进口了数量不明的黄金。2015年07月,在 “闷声发大财” 六年后,中国公布的黄金储备从2009年4月的1054吨增加到1658吨,持有量仅增加了600吨。

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中国瞒报了黄金储备数据,分析师罗斯(Ross Norman)称“中国公布的数字远低于其真正持有量的估值,中国真正的黄金持有量至少是公布数据的两倍,可能达到4000吨。”凤凰网文《中国“消失的”黄金储备大猜想》指中国“消失的”黄金如果不在中国人民银行的金库里,那就在中国公民、国有银行和中国主权财富基金及国务院属下的中国投资公司手中,并相信“如果中国的确是通过中投公司或其它国有银行来持有黄金,那么中国人民银行完全能在一个月内快速在其资产负债表上加上这些黄金,以迅速展示更多的黄金储备“。

想在21世纪和美国“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中国藏匿和分流黄金储备,其战略意图可从加拿大的行动中得到反证。斯蒂芬·米姆在分析加拿大卖空行为的动机时写道“加拿大一直是帝国的宠儿,不曾有自己成为帝国的野心,加拿大的决策者们从没想过要通过积累黄金来展示自己的伟大,他们会对残存帝国头脑的拜金者们说:这一切都是你们的脑袋在作怪”。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