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7日星期二

北极熊阴影下的加拿大北极危机





北极资源丰富,拥有世界未探明石油储量的13%和全球天然气储量的1/3,加拿大的北极地区还蕴藏着大量的镍、铁和钻石,资源总值超过20万亿,是加拿大目前年国民生产总值的十倍。此外北极还有巨大的地缘政治价值,全球暖化令经加拿大北部西北航线的欧洲至亚洲航程缩短4天,经俄罗斯以北的北方海路航程缩短2周,现在北方海路每年有数百万吨货物通过,其中大部分是石油。
 
最近十多年来,加拿大每届总理都会巡视北极,2003年克里田总理还把法国总统希拉克带到北极地区访问,在位仅两年的马丁总理三次视察北极,哈珀自06年上任后更是每年夏天去北极检阅军事演习。这种彰显对北极重视的方式对于加拿大前外交官斯哥特·吉尔莫(Scott Gilmore)来说远远不足够,他发现历届加拿大政府都没有为保障加拿大的北极利益做出足够的投资。
斯哥特·吉尔莫曾是总部位于渥太华的国际发展研究中心理事,是现任加拿大环境和气候变化部长凯瑟琳·麦肯娜(Catherine Mckenna)的丈夫,他在201511月号的《麦克林杂志》撰文,指加拿大在北极面临重重危机。首先是内部问题,北极地区的因纽特人自杀率是加拿大其他地区的七倍,谋杀率高十倍,只有30%的因纽特儿童享有充足的食物供应。整个地区基础设施极端落后,只有少量机场、罕有通讯设施、卫生保健设施匮乏、缺少道路交通、没有深水码头,破冰船老旧乏力且冬天无法使用。更糟糕的是低下的办事效率,加拿大花了六年时间来讨论纳尼什维克(Nanisivik)海军设施,到现在唯一建成的是把计划中的港口弄成了一座油库。

与此同时,俄罗斯在北极则有完全不同的表现,俄罗斯军队常年驻扎北极地区,到2015年已在那里建立了深水码头及潜艇设施等十座军事基地,俄罗斯还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破冰船队。与人烟稀少的加拿大北极地区不同的是,俄罗斯人大量地生活在北极地区,北极圈里共有十座重要城市,其中八座在俄罗斯,加拿大在北极圈里最大的城市伊努维克(Inuvik)是一个人口不足3500人的小镇,只相当于俄罗斯北极最大城市摩尔曼斯克(Murmansk1%
俄罗斯极地研究院院长阿图尔·奇林加洛夫(Artur Chilingarov)在2007年率5名考察队员首次深潜至14000英尺下的北极海床并插上俄罗斯国旗,俄罗斯此后声称北极是西伯利亚大陆架的延伸,自古就属于俄罗斯,加拿大只是出于野心才提出领土要求。

尽管俄罗斯国力下降,GDP只比巴西略高,军事预算也和沙特阿拉伯相当,但它在北极地区仍然是唯一的超级大国,没有对手的普京尽情地在这里展示领土和军事野心,俄罗斯多次向联合国提出对北极及其大陆架的主权要求,20158月最新的一次更将大陆架要求从2001年的200海里扩展到350海里,使俄罗斯在北极的大陆架面积达 50万平方英里。难怪斯哥特·吉尔莫惊呼“在克里姆林宫的努力和渥太华的疏忽之下,北冰洋已经成为普京的内湖”。

日益活跃的北极熊令加拿大人在北极面临着两种前景:要么奋起自卫,要么永远失去。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在20163月接受赫芬顿邮报访问时称“不排除未来在北极地区建立一支特种部队以抵御俄罗斯威胁的可能性“。加拿大学者艾文·斯塔鼎在今年2月撰文指本世纪加拿大面临战争危险,其重要因素就是北极的主权纷争,但多伦多大学芒克国际事务学院高级研究员托马斯·阿克斯沃西(Thomas Axworthy)认为强势的俄罗斯不仅是潜在的威胁,也可能是合作伙伴,因为制定一个基于规则的国际北极体系也符合俄罗斯的利益,这也是俄罗斯比加拿大更积极投身北极理事会的原因。

斯哥特·吉尔莫相信在杜鲁多承诺要回击小霸王普京之后,人们看到的不会是戴着拳击手套跃跃欲试的杜鲁多,杜鲁多更会像是坐在破旧的雪橇上抬头仰视站在核动力破冰船上的普京。他建议加拿大趁短期内俄罗斯不会进犯的机会加大北极投资,加速建设医院和军事基地等设施,否则加拿大的北极危机会越来越严重。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