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4日星期四

加拿大曾为六四成立危机管理小组






在六四事件26周年到来之际,加拿大《环球邮报》披露当时的加拿大政府为应对中国局势成立了危机管理小组,配备了电视机、一百条电话线和额外的工作人员,并以飞行训练为名,在日本东京预先安排了一架波音707军用运输机,以便在紧急情况下前往北京疏散加拿大公民。

六四期间,加拿大外交官们在努力弄清中国局势、疏散在华的加拿大人和安置叛逃中国官员方面做了不少工作。1996年成为驻华大使的霍华德·贝祥(Howard Balloch)是危机小组三名高级官员之一,他在著作《半游牧轶事》(Semi-Nomadic Anecdotes)中回忆了渥太华应对六四事件的细节,加拿大政府至少两次召见中国大使张文朴,表达对中国局势的不安及对屠杀的担心。19895月,中国人大委员长万里在多伦多的讲话中赞扬学生的爱国热情和促进民主的努力。六四之后,40名中国使馆工作人员中就有11人投奔自由,他们在接受加拿大情报部门调查后被转给了移民部,并获得了安居帮助。危机小组另一名高级官员是曾任加拿大外交部亚太事务主管的余思本(Bruce JUTZI),他感叹张文朴大使则没有这么幸运,他在调离加拿大后就从北京官场消失了。

六四屠杀后,渥太华成功撤离在华1400多名加拿大人中的800多人,因为北京拒绝加拿大军用运输机入境,加拿大只能动用加航的两架包机,加拿大使馆还在前往北京大学校园接留学生的汽车上挂国旗,使它们得以通过中国军队的检查站。考虑到中国在长远未来中的重要性,加拿大对天安门事件的反应保持了一定的克制,事件后加拿大保留了一些对华援助项目,尽管时任驻华大使杜蔼礼(Earl Drake)受命回国,但却并没有正式召回大使。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