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1日星期四

周永康的潜台词

6月11日,72岁的周永康顶着满头白发在天津出庭, 往日的威风霸气被一扫而空,代之以疲惫的面容和无神的双眼,给人的感觉就一个普通退休老头,甚至含有些许冤屈,如行动自由的话也会随时夹个包出门长期上访。

法庭审理继续使用矮化小伎俩,两年前身高1.84米、气焰嚣张的薄熙来在济南出庭时,法院特招了两名身高两米多的退役篮球队员当法警来力压薄熙来,这次天津法院比济南同行难度小多了,周永康不仅忍气吞声,且个儿头也比薄熙来矮半个头,估计也就1.75米左右(其原配王淑华身高1.67米)。于是,在央视播出的画面里,周永康在两个比他高出半个头、身高在1.85米上下的法警押解下,乖乖地走向法庭的被告席。

担任审判长的天津一中院副院长丁学君,1984年毕业于天津师院,有着颇为悦耳的男中音(这大概也是他入选的原因之一,若是一个公鸭嗓,则会使整个审判更显滑稽),他操着多次演练过的腔调,一字一顿地宣读对周永康的一审判决书。

法庭一审宣判认定周永康犯有三项罪名:犯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犯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三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

与当年薄熙来咆哮法庭否认控罪、不服判决截然不同的是,周永康在自己掌控多年,充满血腥的中国政法专政制度下俯首帖耳,在说“服从法庭对我的判决”这句话时顺眉低头(这戏演的实在到位),进而表示“自己违法犯罪的事实对党的事业造成的损失,再次表示认罪悔罪”。

仔细琢磨,其实在庭上低眉顺眼的周永康话中有话,只承认“对党的事业造成损失”,而未提及国家及民族,一味强调党大于一切的中国共产党愚蠢到压根就没有意识到其潜台词的杀伤力:他以自己的行为瓦解党,以恶治恶,以达否极泰来,使国家和民族早日重新投胎走向正途。

天津一中院秘密开庭审理周永康案始于5月22日,周永康被认定受贿1.29亿元,滥用职权(犯罪情节特别严重)使他人非法获利21.36亿元,造成经济损失14.86亿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犯罪情节特别严重),泄露五份绝密文件,一份机密文件,其具体泄密细节是:在其办公室将5份绝密级文件、1份机密级文件交给不应知悉上述文件内容的曹永正,但法庭强调周永康泄露国家机密未造成严重后果。

1997年入籍加拿大的曹永正是周永康拍着胳膊称道的“最信任的人”,据传这位出生于新疆的“国师”早已被北京控制。

央视新闻报道还透露周永康曾对自己的罪行进行辩解,两位律师也为其进行了辩护, 法庭采纳了他们的说辞。法庭传唤了吴兵和蒋洁敏出庭作证,周永康长子周滨、妻子贾晓晔以录像的方式作证。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