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8日星期二

叙利亚国际难民潮中的加拿大与中国


227日,第25000名叙利亚难民乘飞机抵达加拿大蒙特利尔,在几经调整后,加拿大提前2天完成了第一阶段的难民接收计划。为此,加拿大共花费了6亿78百万元经费,用于难民接送、安置及帮助他们融入社会,到2016年底,加拿大还将接收350005万名叙利亚难民。
 
叙利亚内战令1350万人流离失所,其中470万人流亡国外,酿成举世瞩目的国际难民危机。除欧盟外,加拿大是安置叙利亚难民最多的西方国家,与此同时,联合国难民署提供的数字显示在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到去年8月底仅有26人寻求庇护,9人被接受为难民。难怪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认为,最终将从难民潮中获得利益的中国,呆在国际社会大救援的行动之外袖手旁观。

联合国难民署驻华代表处提供的资料显示,到去年八月底共有795名叙利亚难民取道索马里、尼日利亚、伊拉克和利比里亚到达中国,他们获准在华短暂逗留,等待转往他国。华盛顿大学国际关系学在读博士潘亮(音译)指尽管正面临政治、人口、宗教和经济等挑战的中国不考虑接收境外难民,但要想成为负责任的全球大国,中国必须调整心态,在改善全球危机方面采取更加积极的政策。

潘亮在为《外交政策》撰写的题为《中国为何不接收叙利亚难民》一文中认为目前进入土耳其、黎巴嫩、约旦、伊拉克和埃及的叙利亚难民总数已经超过450万,加上其他国家愿意接收的不足20万,即使中国接收所有470万难民,每千名中国人也只承受3.5人,而土耳其高达23.7人。从GDP 上看,人均4515美元的中国与约旦相仿,但660万人口的约旦在去年接待了685千名难民。但中国目前的状况是不但没有接收难民的意愿,还缺乏相应机构,中国早在1982年就批准了《关于难民地位的国际公约》,但直到2012年中国公安部才出台政策,允许为难民提供身份证明。

潘亮还提到越来越难申请的中国绿卡,称60多万在华居住的外国人中,只有7300人获得了中国的永久居住权。但实际上,中国绿卡更像是一道提供给成功者的窄门,不具备人道救援性质,因为它从不面向贫困无助的流离失所者。

为此,我们有必要回首人道援助大国加拿大的情况。加拿大的接收工作由政府和民间携力完成,在25000名叙利亚难民中多数是需要重点救助的弱势人群,如妇女儿童及饱受迫害的同性恋或双性恋者等,其中8527人由私人担保,14383人接受政府援助,2170人属混合型援助。为保障接收工作顺利完成,政府向境外派出了500名联邦雇员和军人协助工作,派出98架次专机运输难民,全国8个省36座城市260多个社区参与安置计划,有的社区开设了难民特别诊所,还有城市开通了难民热线电话。到2月底,52%的难民入住了永久性住宅,48%被临时安置,安省和魁省驻军还准备了6000张床位,大多伦多地区的密西沙加等城市租用500间酒店住房临时安置1500名难民。

加拿大民间具有救援难民的传统。早在1979年,就有7000个加拿大社团赞助过29269名越南船民,在那个时期,多伦多的一个草根组织生命线行动(Operation Lifeline)共赞助过6万名印度支那难民来加拿大。在这次救援叙利亚难民的行动中,这个草根组织再次发挥作用,其叙利亚项目负责人拉特纳-奥米瓦(Ratna Omidvar)发现尽管难民的单人担保安置费用达12000元,四口之家费用更高达25000元甚至更多,但丝毫没有影响赞助者的热情,因为很多加拿大人把有幸赞助叙利亚难民视为终身荣誉。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