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3日星期三

刘云山完成《长江万里图》


今晨,接刘云山的电子邮件告知完成《长江万里图》。此刘云山并非在北京执掌中国意识形态的中共大员,而是一位执着于要画完长江的海外华裔。十年前,我在纽约时曾采访过他,今天当他画完万里长江图时,特来函告知。我佩服这位逐梦者,这位执着于艺术的人,他把我当时的采访报道存于他个人网站上,现转贴于自己的博客中,再示对画家的敬意。
 
    ------“我来美国之后做工读书,只觉得人生苦短,在我们的身边,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自己稍不留意,这些有意义的事情会远离我们的人生。“

  -------在宣纸上用毛笔和适当的颜料重新绘制《长江万里图》。新的长江图高70公分长达200米,气势会比现在的单色碳笔画更为宏大。

难以铺展的长卷---纽约画家刘云山的《长江万里图》

2006 年5月,华裔画家刘云山把用5年时间画就的四卷高40公分长120米的碳笔山水画《万里长江图》带到纽约诗书琴棋会时,华埠的文人墨客们为之一震。当月 24日,诗画会在纽约中华会馆为刘云山和《长江万里图》召开了新闻发布会。由于发布会场地限制,刘云山只能在会场滚动画轴,移动展示局部画轴。

在5月27日开始的国殇日长假期,华埠东方书店在二楼展厅为刘云山和《长江万里图》预展,在不到40平米的展厅里,《长江万里图》沿四面墙壁走了上下四个来回,还有四分之一的画面无法展开。

预展结束后,留着披肩长发的刘云山将重达30磅《长江万里图》放入华埠最常见的箱包中,拖着带轮的箱包,消失在纽约唐人街的人海中。刘云山告诉我,6月 30日将在纽约华埠孔子大厦友谊厅正式展出他的长江图,他已经察看过,到时间整幅图画可以在厅内沿墙壁展开,但因展厅面积所限,画面也得上下交错走四个来回。

显然,纽约华埠并没有为刘云山作品的问世做好准备,要想让《长江万里图》如长江一般一泻千里,不打折扣地展示它如虹的气势,恐怕只有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才有这样的容量。

自古以来,作为世界第三大河流的长江,浩浩荡荡,滚滚东流,引无数画家为之泼墨。中国历史记载的首幅《长江万里图》为南宋夏圭所作,他在800多年前自四川 岷江上游的雪山画至长江入海口,画面长达21.41米,描绘了江中行船,岸边走马的古时景象,可惜原作已失落,只有摹本流传;500多年前明代狂放不羁的 宫廷画家吴伟作9.76米的《长江万里图》,今日由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二十世纪大画家张大千在70岁客居巴西时,思念故国,从家乡四川起笔,在不到20 米的长幅内将长江的万流奔腾,千岩耸峙形容于纸墨。

刘云山的《长江万里图》始自青海沱沱河终于上海入海口,其长度和规模超过以往的历史记载,成为其人生最大的创作计划。正如纽约华埠诗词会成员王世道为刘云山《长江万里图》唱和的《浪 淘沙》所云:大梦寄江天,志满山川。挥毫泼墨洒云烟,不尽长江奔万里,胜景相连。画夜五经年,冷饿难眠。穿波踏浪过深渊。苦尽甘来尝硕果,画卷空前!

1982 年,刘云山就读于纽约市立大学布鲁克林学院美术系,学习西洋绘画、素描、色彩、油画、写生、版画、建筑设计、人体解剖、陶艺和雕塑等课程拓宽了他的思路。 到1987年毕业时,他的绘画技法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也培养了他的艺术思维和习惯。“我意识到自己在艺术上有一定的天赋。我选过一门建筑设计课,在和教授聊天时我说,如果一个建筑设计在最初的平面安排时就已经符合艺术规律的话,将它发展为一件立体建筑物,也一定会符合审美的准则。教授大吃一惊,说他是经过多年才省捂到这一点的”

那个时候,刘云山家里并不富裕,申请了政府补助,为了省钱他还回家住。但在布鲁克林学院,他是班中佼佼者,绘画总是得到最高的奖励。周末时他依然去唐人街做侍应生,为以后的学习攒些费用。

布鲁克林学院教授菲利普—普斯丁嘱咐刘云山:“你来自东方,这一点很宝贵。在你未来的绘画创作中要保留你的文化特征和对自己文化的认同。”

被人麻翻的当代徐霞客

布鲁克林学院毕业后,刘云山回到中国,入中央美术学院为海外学生举办的山水画班学习了一年,教授是当前名气甚旺的张凭和贾又福,期间去胶东和桂林写生。

1988 年至1990年,刘云山在广州美术学院读山水画硕士研究生,师从山水画名师陈金章和梁世雄。三年间,刘云山在北京和广州这两个中国都市,了解中国山水画南 北两派的特质。“北方画派气魄大,用笔泼辣,对细节和甜美的东西不讲究;岭南画派则不同,画风温和细腻甜美,气势稍逊于北方。有人说我的画像北方画,仔细 看又觉得像南方画。”

在中国读书期间为了写生,刘云山和同学一起踏足三山五岳、 沙漠古城、雪域高原和平原古镇。1989年他到达长江三峡,面对雄伟险峻的三峡景色,心中萌生了日后要画长江全景画的想法。那些年他还去了九寨沟、重庆、 武汉、黄山、苏州和上海,滚滚长江首先在他心里留下了清晰的画卷。

1990年刘云山从广州美术学院硕士毕业回到美国,回母校下东城中学探访老师时,得知母校正招聘美术教师。刘云山持校长的介绍信去在纽约市教育局考取了双语教师的临时执照,便在纽约曼哈顿下东城中学做起了美术教师。91年到93年期间,为了加深对油画的了解,他在晚间返回布鲁克林学院修读油画硕士。

和八、九十年代来到美国的中国画家不同的是,作为山水画家,刘云山从没有画过纽约的风景。在纽约,他画的是看不出地域特色的抽象画,只是线条和泼墨还带有些 许中国画的味道。他把这些具备西方审美特质的抽象画画在中国传统的宣纸之上,用写意笔墨的奔放和气韵,达到了一个更加自由的层次。

到 1994年,为了更快地筹得画长江的经费,刘云山放弃了中学教师一职,周游美国各地去参加艺术展销会,成为一个纯粹靠卖画为生的画家。他像候鸟一样冬季去佛罗里达驻扎,4月末回到纽约做北部生意,一年赶几十场展销会。“ 那时总是自己一个人开着车,周末前赶到办画展的城市,有时要开上两三天的车。这些展销会的组织者只允许画家本人去卖自己的画,有的大展销会参加的画家也有 两三百人之多,十分热闹。我卖的画有山水、花鸟、人物和抽象画。”

那个时候,因为每个星期都会碰到不同的画家,看到形形色色风格各异的画,他观摩了不同的绘画风格,所谓见多识广,对他的画也是有益处的。刘云山凭着自己对绘画的功底和 理解,对市场的观察和敏锐,很快就熟悉了美国人喜欢的绘画类型。他的画很受欢迎,卖画的行情一年好过一年。为了自己心中的理想和目标他辛苦地奔波着。虽然 收入颇丰但他还是告诉自己一定要放弃这些。“我得回去,不然我这一生再没有机会做这件事了,那样我将后悔莫及。”

1999年刘云山毅然放弃美国优越的生活回中国画长江。那一年他41岁,体力和精力还算旺盛,对绘画的理解也趋于成熟。他把画室设在广州,并以此为根据地展开万里长江的全程创作。

刘云山首先在地图上熟悉了长江,他从长江横穿的11个省选定了考察点,之后便和在美国赶赴艺术展览会一样,一人孤身前往。最初预计费时两年,实际花了五年多 时间。“离开美国时我认为两年时间就够了,但在美国时我根本就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内容要画。后来素材越画越多,画也越来越长,无法删减。”

2000 年7月刘云山乘火车到达青海省格尔木,之后搭乘前往拉萨的长途汽车,在三更半夜于沱沱附近下车。在公路边有一个小小的居民点像是一个小村庄,有一两间商 铺,卖些简单的面食。刘云山背着个行囊,找到了一家简易客栈,那是给那些过往司机住的车马店极简陋,两块木版一拼就当床用。高原的7月晚上还很冷,没有自来水,生活十分艰苦,有钱都买不到东西。”

难以铺展的长卷 - 我有一个梦 - 刘云山艺术刘云山到达的当晚无法入睡。小村庄海拔4000多米,高山反映使他头疼欲裂。住下来之后第二天,他连车带司机租了一台破旧的吉普车,在荒漠中行驶了大半天去 到长江源头,沿途他见到一条小溪流过,溪边有一些稀疏的小草。“我在源头待的不长,我感受这里的空旷。拍了些照片,环顾四周,远远望去,白雪堆积在远山的 山顶,那高处的雪融化后,就形成了长江最初的水源”。

当天他回到驻地。第二天又去了沱沱河,沿河拍摄了一些资料照片,作为绘画时的记忆补充。后来,沱沱河、草地和雪山成了刘云山完成的长江万里图的开卷画面。

在考察完沱沱河之后,刘云山坐上了一辆前往西藏的货车,一路颠簸去了拉萨。沿途的景色强化了他对长江源头风貌的感受:辽阔的大地与蓝天,远处清落静穆的雪山 和似乎无尽头的路程。在拉萨游览四五天之后,刘云山乘飞机到了成都,从成都乘火车到达长江上游市攀枝花,进而前往丽江。去了玉龙雪山和长江第一湾石鼓和虎 跳峡之后他背着行囊去了中甸,把香格里拉的绿色草原收进了自己的长江万里图。

在回到攀枝花之后,刘云山先乘火车再转巴士前往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的一个名为雷波的县城。彝族居住在山势和岩石变化多端的金沙江地区。在火车上,他经历了长江万里行的第一次人间险境。

那是一列日间运行的短程火车,一个四十岁的男人坐在刘云山旁边,掏出烟和打火机,但好象打火机有些问题总也打不着,但男子还是不停地打,刘云山似乎还听到从 打火机里有一种丝丝冒气的声音,没容他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觉得眼皮发沉,昏了过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醒过来时刘云山发现旁边的人都看着他而那个打火吸烟的人已不见踪影,再一摸,发现随身的钱包被偷走了。好在相机和画画的家伙还在。

出了雷波,刘云山又在去金沙江峡谷时险些随车坠入汹涌的长江之中。那时他正坐在一台租来的三轮摩托车后座上,紧贴着江边行驶。司机听到发动机传来一阵杂音便低头查看。刘云山发现前方山路已断,摩托车正向金沙江直冲而去。他连忙大喝司机,司机猛打方向盘就连人带车翻倒卧在山边,刘云山被摔得鼻青脸肿,十几天后 淤血才消失。“那里江水很急,稍有闪失我就会在江水中消失掉,也就不会有现在的长江万里图了”,但这些不测事件都没有影响到刘云山的计划。每次到江边或山 中,他总会被当地的风貌吸引,很多次他发现竟有人家孤悬于半山腰中,与老树山石一起融入自然的景致。

沿长江而行对刘云山来讲,并不是一次简单的游览和拍照之行,在一两个月的外出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审美感觉会疲劳减退甚至消失,滚滚长江不再震撼自己,这个时 候,他便回到广州休整一两个月,在自己的画室里整理图片和现场写生素材,寻找不足和被遗漏的细节,在创作的同时决定是否要返回原地做些补充。因为没有做文 字上的记录,刘云山已经记不清五年间自己在多少地点旧地重游。

2003年在画了长江更内陆的一些景致之后,刘云山和几个朋友一起在成都租了三辆吉普车,沿西北方向进入大片的原始森林,他看见了一些河滩在雨后水位急剧上涨。这个地处滇藏交界处的三河流域,景色原始壮美,成为刘云山长江万里图中连接沱沱河和九寨沟之间的画面。

2004 年10月,刘云山画到长江三角洲地带时,发现自己缺少对寒山寺的感觉,所拍的照片中没有寒山寺的细节,于是他再次前往上海苏州等地。“我当然知道上网可以 找到寒山寺的图片,但没有自己的感受就不能做到绘画是的胸有成竹,对我来讲现场是不可替代的,为了加深印象,我对重要的场景都做现场写生,以寻找最好的表达风格。”

这次出游之后,刘云山卸下了背了五年的行囊,收起了从未派上用场的防身藏刀。此后一年,他把自己关在广州的画室里,潜心作画。直到05年10月他才在《长江万里图》上画完最后的一笔。这幅长卷由104张各长1.15米的素描纸组成,总长达120米。

还想画美国的科罗拉多河

长江穿越中国的11个省份,总长6300公里,刘云山要从万千自然景色中做很大的取舍才能绘成百米画卷。今天,人们可以在他的画面上重游沱沱河、雪山草地、 三江流域、高原森林、九寨沟、中缅香格里拉、长江第一湾、玉龙雪山、虎跳峡、金沙江、攀枝花、重庆山城、三峡、三峡工程工地、神农架、江南三大名楼、黄 山、太湖、苏州园林、江南水乡和上海大都会市。刘云山的细致观察和写生使不同地域在画中各显其不同的山势地貌和地质结构。

刘云山的《长江万里图》中西兼容,他把西洋画的暗法融入了中国山水画传统,使画面更加厚重和立体。他在构图上讲究负面的形状和面的关系,用画中的明暗凸现立 体感。例如:刘云山在画黄山奇松这一组画面时,使用负面手法,刻意用不同块面形状和大小疏密,把松树群刻画成长卷中一个起伏跌荡的片段。“我对景物的取舍 完全靠艺术原则,一座山林可能在我的画面中占据很大的空间,因为它壮美;画中景色时虚时实,适时夸张,我的构图循中国传统的写意风格。”

对刘云山来说,这幅山水画的最难点不是山水,而是作为长江入海口的东方明珠城市上海,作为《长江万里图》的结尾部分,上海市的城市景观创作耗费了刘云山半年的时间,是长江全景观中耗时最多的部分。

因为城市的透视完全不同于山水,城市建筑是方形的,线条的走向一定要有一个消失点,以地平线为界,所有的建筑线条必须符合这个标准;但山水不同,近处可以画大一些,远景可以画淡一些,处理起来简单些。

“画上海市这个巨大的景观只能靠自己的想象力和对透视的理解,几乎是重新建筑了这个城市,每一栋楼宇无论大小都要符合透视原理,画起来就没有那么轻松自由了。 因为楼宇的线条要有一定的走向,但在山水画中的效果又要让人感到不那么拘束,这就形成了难度。还有大小对比和远近对比,不同形状的建筑的对比,建筑之间的 节奏变化,所有这些都要靠自己对艺术的理解重新将上海布局。”

半年之后,刘云山对自己在山水 中再现出来的上海感到满意,“甚至比我想象中的还好,在我的绘画经验中,我觉得最困难的地方,在我画完之后,回头审视会发现这张画最好,因为它突破了我自己。”

刘云山把历时5年完成的120米长的《长江万里图》视为在物质主义时代里浪漫精神和现实主义在自己身上的最佳结合。在五年的游历和创作之后,长江已经成为刘 云山的一种信仰和图腾。“保存这幅画的办法是画尽量少让它与空气接触,但就目前的条件来看,我做不到。一段时间之后,我用的专业素描图画纸会泛黄。我会在 美国和中国的不同城市展出这幅画,展览到最后会怎样,我现在无法预料。”

完成《长江万里图》是人生的极大快事,刘云山告诉我:“我来美国之后做工读书,只觉得人生苦短,在我们的身边,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自己稍不留意,这些有意 义的事情会远离我们的人生。长江万里图已经完成,我相信它是我前一段人生的记录,是我艺术生命的一个过程,又是一个结果,或者说是一个起点,或是未来的一 个象征。”在做了五年游荡于山野水乡的当代“徐霞客”之后,刘云山准备从现在开始接触社会,增加社会活动,举办画展、写作文章,有可能的话每年花四个月时 间创作单张画,在中国办一次画展,在美国办一次画展。

今年7月在纽约华埠孔子大厦的展览结束后,刘云山将回到广州,用3年到4年时间在宣纸上用毛笔和适当的颜料重新绘制《长江万里图》。新的长江图高70公分长达200米,气势会比现 在的单色碳笔画更为宏大。“长江是我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我采集的很多素材还没有画进万里图中,如都江堰、乐山、峨眉山、小三峡、赤壁、庐山、九江、南京、镇江金山寺、无锡和扬州等地。日后,我可以把长江分解成无数张单张山水画。”

刘云山告诉我:“预料长江将会耗去我十年的时间。作为美籍华人,在未来的计划中,我还想画美国的科罗拉多河,这条发源于洛矶山脉的河流穿越大峡谷,有世界上最壮观的河谷,还有一条景观奇特的大坝,流域内有世界赌城拉斯维加斯,这些都引发我的创作欲望。”

但科罗拉多计划何时实施,刘云山并没有透漏更具体的内容。已知的今年6月5日,刘云山去旧金山华埠争取办成一次画展,6月30日至7月2日在纽约孔子大厦友谊厅举办画展,之后他将在当月回国,考虑在广州、香港、北京、上海和台湾举办展览,希望在这一系列的展出中有人慧眼识珠,有个人或机构出面将这120米的 《长江万里图》收藏。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