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6日星期四

加拿大《环球邮报》专访司政洛桑森格全文



1971年出生于加拿大魁北克的STEPHANIE NOLEN,1993年成为《环球邮报》记者,2003至2008年任该报驻非洲记者站站长,现任驻南亚记者站站长,常驻新德里。




1127,《环球邮报》驻南亚记者站站长STEPHANIE NOLEN在新德里专访了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123,该报发表专访文章,题为《洛桑森格对中国借鉴加拿大经验抱有希望》。

洛桑森格认为借鉴加拿大的经验有助于中国减缓面对西藏寻求自由时的恐惧。

在接受独家专访时,洛桑森格表示对明年春天中国新领导人上任后逆转对西藏的强硬政策抱有一线希望。他说:“尽管中国正处于民族主义情绪上升的阶段,我们还是有理由感到乐观。”

中国境内藏人和僧侣越来越多地用自焚这种绝望的手段来反抗中国人的统治,洛桑森格对此感到震动,但认为这些行为反映了藏人被压迫的生活现实。

加拿大准备接受流亡在印度的一千名藏人,目前首批藏人的甄选工作已经结束,他们将于2013年赴加拿大定居。

问:对中共十八大的看法?中共新领导人会如何对待西藏问题?

答:回答这个问题有点太早,七个常委里大多数都是六十五岁左右,这意味着在十九大将会有大的人员调整,十八大的成员与十六大和十七大相同。真正的变化必须等待十九大。延续过去政策的可能性很高。特别是一些年轻些的、更加自由化和开放的人并没有进入常委。

我们或许得到一些暗示说,当习近平明年3月就任国家主席后,将会发表显露其思路的讲话,否则就太不透明了。

问:达赖喇嘛表示看好习近平,或许是因为他与习的父亲有良好的关系?

答:人们总是保持乐观,人总应该存有希望。对习近平乐观的基础是他的父亲是前副总理习仲勋,1954年,习仲勋在北京接待了达赖喇嘛,他们多次见面,他把达赖喇嘛赠送的手表一直保存到了文化大革命之后,甚至还保存了与达赖喇嘛的合影。这表明他对达赖喇嘛的真情。习仲勋与前任班禅喇嘛关系密切,可能告诉过他:“要有耐心,不要愤怒,时间会改变一切的。”

问:这些私人间的故事是否会使你也产生一些希望?

答:做决定是个判断问题,很多领导人在熟悉问题之后才做决定,当对一个问题越了解和越熟悉,就越容易分辨及做出决定。

习近平的父亲是中共最开放的领导人胡耀邦的支持者,自始至终支持他,是最坚定的支持者。但现在的大问题是,儿子会像他父亲吗?

中国境内正在发生很大的变化:民族主义兴起,南中国海的军事冒险,市场的力量把中国推向下一个目标,人们在社会上变得越来越自信、更开放和自由,社交网络越来越活跃。然而在政治上,不但没有进步,反而退缩了多年,特别是在西藏问题上。他们保持强硬政策,实施的政策越来越强硬,他们在一些问题上有变化,但在西藏问题上是倒退。

问:是否存在既能吸引你又能被北京接受的方案?

答:我觉得魁北克是个好榜样,北部的努纳武特地区也是。中国政府总是怀疑一旦给西藏一些东西,会被要求更多,最终将会分离出去导致分裂。但人们一旦最终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达到了一种平衡,大多数人将会决定留在这个国家。即使在魁北克,总是有人强烈要求独立,但经过两次公投,人们两次选择留在加拿大。这意味着大多数人认为已经达成了某种平衡。

话虽如此,这是个复杂的问题,成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呼声始终会存在。如何减缓这种顾虑及加强合作?我认为,如果中国政府给予我们藏人自治,如果大多数的藏人觉得那样不错,他们就会选择留在中国。这并不是说独立的声音会消失,他们会一直存在。从这个方面来说,加拿大是个值得中国借鉴的好榜样,中国政府的做法是“压制再压制,镇压再镇压,最终问题总能解决”,但自1950年代以来,这一招并未奏效。

现在的自焚反映了藏人对这种强硬政策根深蒂固的仇恨。自焚者都是一些从来没有见过达赖喇嘛的年轻人,也没有听过达赖喇嘛演讲,他们也不曾投我的票,因为他们无法投票。但藏人的身份认同和藏人的尊严,他们对基本自由的追求,是如此强烈,他们说:“我用我宝贵的生命向北京发出一种信息,那就是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不可接受的。中国的政策绝对行不通。”

问:现在已有超过85起自焚,你认为这是一种合法的抗议形式吗?是否和佛教教义及流亡政府的政策相冲突?

答:我们曾多次呼吁境内藏人不要采取包括自焚在内的激烈行动。因为生命是宝贵的。现在自焚不仅持续发生,还不断升级。那么,我们该怎么办?一个有信仰的人 - 甚至无神论者 - 为所有死难者祈祷。作为藏人我们要团结,因为他们是为西藏自焚。你会支持他们非常清晰的愿望:达赖喇嘛返回西藏和还西藏人民自由。我们呼吁:“最好是在保存生命的同时,继续展开运动”。这是我们的选择。

但我们并没有说这不是一个有效的抗议形式,因为自焚抗议是个全球性的现象,越南战争期间和尚这样做了,它也发生在1969年的捷克斯洛伐克和引发阿拉伯之春的突尼斯。藏人自焚只是其最新一幕。但这是一种令人感到悲哀的、绝望的抗议形式,因为藏人没有任何其他选择,中国政府不允许他们走上街头,他们没有任何空间做其他形式的抗议。如果你喊口号就会被捕,如果你有达赖喇嘛的照片,会被抓进监狱。如果他们有我的照片,他们可能会受折磨。他们面临逮捕和酷刑折磨,甚至消失,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们可能觉得还不如自焚。

问:如果北京允许你向境内藏人说话,你会说什么?

答:我会说我们致力于非暴力和民主,这些是我们坚持的原则。会说他们的不满是真实的,因为是他们在受苦,中国政府必须加以注意,并尽快解决问题。我还会说“西藏有着非常古老的文明,是世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有丰富的佛教作为信仰,有诸多君王创造的伟大历史。我们应该引以为豪,在这个充满挑战的时期,我们要坚守自我,坚信光明终将到来。

问:你与加拿大政府的互动情况?

答:我见过移民部长肯尼,在接待室等待的那群人很有意思,有台湾人、越南人、印度人和藏人,他和所有这些在一间房里的人说话,这只有在加拿大才会发生。在别的地方,你和藏人说话,就不会提中国,和中国人说话,就不会提到台湾,但肯尼是个例外,他说“这是我们的中国政策,对你们有利”,一片掌声;“这是我们为台湾做的事,对你们好”。“我想认识我的藏人好朋友”,实际上,他把这些人带进同一个房间里,让他们相互为对方鼓掌,很可能就在屋外的街头,他们就分属两个相互抗议的人群。他说的一切都很对,并且面向所有人。

问:他的政府的外交政策已经远离人权,而注重贸易和经济利益。如果你再遇见肯尼会与总理哈珀会见,你会就此提出什么意见?

答:我并不了解细节。我相信经济的重要性,但我也认为人权同样重要。阿马蒂亚·森(Amartya Sen)的理论是:没有人权的经济增长又有什么意义呢?人权有利于经济,从这个意义上说,保护人权与经济等价。

问:如果在达赖喇嘛去世后,北京宣布找到了转世灵童,并安排他继位,你会怎样处理?

答:首先,这个问题为时过早,因为达赖喇嘛非常健康,他从不间断旅行,他比340岁的人更富精力。回到你的问题,达赖喇嘛在20119月当着所有宗教领袖的面发表了一项声明,产生下一世的达赖喇嘛有三种办法:转世,即他去世后再生;由所有宗教领袖像选择教皇一样做出选择;生前指定接班人。所以有三种选择,但无论哪一种都与北京无关,因为信仰关乎灵魂,无法收买和强加予人。你不能下令说:“从明早开始朝拜这个男孩,追随他你们就会得到祝福。达赖喇嘛不相信北京,他说过北京如果真的相信转世的话,首先应该去找毛泽东、周恩来和邓小平的转世,因为他们为中国做了很大的贡献”。

问:境内藏人无法获得你的信息,他们会被告知有一个新的达赖喇嘛。这将为你的政府带来一定的风险。

答:疑问总会存在,但谁会相信?在被占领50年之后,中国政府在西藏投下那么多经费,做了那么多宣传,现在抗议的那些藏人都是生长在中国统治时期,他们的抗议,说明有些事情从根本上说就是错的,我们藏人有着与汉人同样古老的精神,他们灌输给藏人一些东西,并不意味着藏人就会接受,实际上,我们不会接受,只有在自愿和相互的基础下,才能达成协议。


原文链接

http://www.theglobeandmail.com/news/world/tibetan-leader-holds-hope-china-can-learn-from-canada/article5907062/?page=al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