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5日星期二

最后的游戏


23日晚,第27届蒙特利尔同性恋电影节放映了古巴与西班牙合拍的电影《最后的游戏》(La Partida),这部由古巴两名18岁青年Milton García、Reinier Díaz 和古巴著名男演员Luís Alberto García 主演的足球少年爱情故事片叫座又叫好。在古巴,同性恋者不久前还是革命的天敌,被共产党视为美国人的天然同盟者,难以想象《最后的游戏》这样的影片能登上官方哈瓦那电影节的大雅之堂,那时,古巴独裁者与同性恋者玩的是猫抓老鼠的嗜血游戏。

从1961年到2011年,执掌共产党和政府长达半世纪的古巴独裁者菲德尔-卡斯特罗一直视美国为头号敌人,开动党政军机器反美抗美,然而时空距离会使美国形象模糊,为了增强古巴人民对敌人的切身痛恨,卡斯特罗瞄准了同性恋者,他把他们妖魔化成美国间谍,同性恋于是成为美国的化身。在古巴孤岛上,卡斯特罗玩起了一场最后的游戏,一场迫害同性恋者的猫鼠游戏,时间长达半世纪。

革命前的古巴是美国人后院,一些大城市曾有同性恋酒吧,当时男妓昌盛,客人主要是美国游客和军人,那时古巴法律严格禁止同性恋,一旦被发现将被社会遗弃(To be a maricón was to be a social outcast)。古巴革命驱赶了资本主义,也消灭了男妓兴盛的动力,取而代之的是古巴社会强烈的恐同情绪,同性恋者大量逃亡迈阿密,从1959到1980年,被曝光的同性恋者被限制就业,甚至被关押进劳改营。一些同性恋者参加反政府活动,引发更强烈的镇压,同性恋者出没的酒吧和哈瓦那Rampa海边被视为反政府活动场所,同性恋人群被视为革命的敌人。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反同性恋政策得到其苏联盟友的支持,菲德尔指同性恋是美国间谍,同性恋者绝不会成为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他大力提倡农村生活,因为农村没有同性恋。

1980年代,古巴的同性恋政策开始有所松动,文化部指同性恋是人类性行为的一种变体,针对同性恋的偏见是不可接受的。1986年,确认同性恋只是一种性取向,应该教育那些反同性恋者。1988年,政府废除了1938年公共场所禁止法律,下令警察不得骚扰同性恋者。1988年,菲德尔在接受电视访问时批评了对同性恋的僵硬态度。1980年代末,开始出现同性恋题材的文学作品。

1990年代,古巴的同性恋政策加速自由化。1993年,菲德尔卡斯特罗宣布反对所有歧视同性恋的政策,认为同性恋是应该受到尊重的自然倾向。同年派工作组上山下乡,宣扬恐同是偏见。1993年,古巴政府解除了同性恋者不得服兵役的禁令。1994年,古巴导演 Tomás Gutiérrez Alea 与西班牙和墨西哥合拍的同性恋电影《草莓巧克力》(Strawberry and Chocolate)公映,该片批评了卡斯特罗时期对同性恋者的迫害,获得该年度柏林电影节评委会大奖和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

1995年,甚至有两支来自美国的同性恋队伍参加了古巴同性恋游行。1997年,卡斯特罗的同性恋政策出现反复,成立3年的同性恋协会被关闭,成员遭到逮捕。同年,数百名同性恋者在酒吧被警察殴打和抓捕,同性恋活动转为低调。原因是Tomás Gutiérrez Alea 的新片《Guantanamera》激怒了菲德尔,他在1998年2月公开批评该片,这使得古巴同性恋社区蒙上了寒意,2001年以后,警察多次打击同性恋活动,取缔公开活动场所。

2000年同性恋卷土重来,当年的哈瓦那电影节超半数的拉美电影有同性恋内容,2005年古巴举办同性恋电影周,2004年,国际同性恋组织拉美及加勒比地区代表Carlos Sanchez访问古巴,提议恢复同性恋组织遭政府拒绝,理由是会削弱对美国的警惕与防备。2006年,古巴官方电视台播出有同性恋者出现的肥皂剧,2012年,变性人Adela Hernandez在比亚克拉拉省( Villa Clara)中部选战中获胜,历史性地出任公职。

2006年,80岁的菲德尔卡斯特罗在自传《我这一生》中批评了古巴的大男子主义文化(machismo culture),敦促人们宽容同性恋。2010年,他在接受墨西哥媒体访问时,形容自己当权时迫害同性恋是一件“很不公正,十分不公正”的事情,并愿意就此承担责任,他说“如果有人要负责的话,那就是我。我们有那么多那么可怕的问题,生和死的问题,那时我没有处理好同性恋问题。”不过他就认为,古巴在革命前对同性恋的态度已经不友好。

记录菲德尔时期同性恋者命运的著名影视作品有:Lizette Vila 的纪录片《Y hembra es el alma mía》 (1992)和《Sexualidad: un derecho a la vida》 (2004),Néstor Almendros 和 Orlando Jiménez Leal 反应同性恋劳改营生活的纪录片《Mauvaise Conduite or Improper Conduct》(1984),Julian Schnabel执导的反应90年自杀于纽约的古巴流亡作家Reinaldo Arenas生活的传记片《Before Night Falls》 (2000),以及1993年的《草莓与巧克力》(Fresa y Chocolate,Strawberry and Chocolate)。

有两名女性在帮助菲德尔卡斯特罗改变立场,帮助古巴同性恋者渡过难关时起了重大作用,她们是菲德尔的弟媳和侄女,即现任古巴总统劳尔的妻女:

玛丽拉·卡斯特罗·埃斯平(Mariela Castro Espín)是共产党独裁的古巴总统劳尔·卡斯特罗的女儿,还有一点更加重要,她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母亲Vilma Espín有一半法国血统,是古巴著名的女权主义者和同性恋权益支持者,早在1992年就公开谴责对同性恋的长期压迫和歧视,玛丽拉·卡斯特罗的作为从其 母亲那里可以得到更多的解释。

1962年出生的玛丽拉·卡斯特罗是古巴国家性教育中心主任和同性恋权利运动家,致力于推动 艾滋病预防,促进人们认可同性恋人权。她在2005年提议允许性別重置手術,并在法律上允许变性。她还是古巴性学研究中心主席、性别认同障碍全国委员会主 席和预防艾滋病行动小组的成员。

早在1979年,古巴成年人之间自愿的同性恋行为已经合法化,但至今同性婚姻仍未获得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古巴宪法第36条明确规定,婚姻仅限于一男一女的结合。2008年6月古巴通过立法,变性者可免费手术。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