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9日星期三

对哥伦比亚式拆迁的记录


金矿所在的小镇马赫马特(Marmato)只有一万人,始建于明朝嘉靖年间,小镇名称源自于一种六面形的石头。500年来,居住在这里的人们以淘金为生,终日与黄金相伴但并不富裕,这体现在小镇的建筑上,像马槽一样的简陋房屋一边挨着尘土飞扬的山路,一边紧靠日渐光秃的坡地,坡上的矿井隧道如蚓穴一般爬向大山腹地,这些巨大的蚓穴动摇着民居的基础,使它们摇摇欲坠。镇里最传统的交通手段是骡子,时至今日乃是搭载重物的有力工具,500年来,黄金随骡子下山,再散落在全球各个角落。

这片山不高,最高处仅海拔1310米,但它绵延的44平方公里山地却沉甸甸的全是黄金,估算储量达数千万盎司,价值上百亿美元,属全球最大的金矿。嘉靖年间,这里只住着一家豪门地主,养着71名挖矿的长工。到清朝乾隆25年,这片山地易主给了一位叫奥古斯丁卡斯特罗的人。再往后,善于采矿的英格兰西南部康沃尔地方的人被送到这里挖矿。

进入20世纪,不断的矿产主权纷争引发各类暴力仇杀,令中央政府在1946年出台一项政策,把小镇所在山地划给居民自己开采,其余乃归地主豪门。2006年,中央政府对外国企业开放采金权,2007年,加拿大金矿公司Medoro Resources 和本国企业合资成立了一家名为Gran Colombia Gold的企业,一举吞并了80%的金矿,其中有不少属于居民的小金矿,但问题接踵而至,合资企业逼小镇整体拆迁,矿工们将失去他们的饭碗,重新选择谋生手段。

中央及省市地各级政府没有作为,合资企业通过多次谈判未能就矿工拆迁补偿问题达成协议,但拒绝搬迁的居民不像活在天朝的人们一样担心一夜之间被强拆,这里也没有天朝的野蛮人到处在别人家画上拆字。

为了逼矿工们就范,哥伦比亚政府派军队出面以反恐为由,全面禁止矿工购买炸药,这并没有令他们走上绝境,矿工们在家琢磨出了土制炸药,运去金矿继续开挖。合资企业则软硬兼施,一来用大锁封闭金矿入口,二来在镇上小学派发铅笔作业本等小恩小惠,不料工人们对小恩小惠照单全收,还撬开了金矿的铁门,继续采矿。

从2007年开始,拆迁事宜就这么僵持着。2011年8月,镇里一位姓雷的天主教神父接获合资企业通知说身在首都的大主教已同意把教会所占地皮卖给公司,雷神父不信,骑着摩托去首都弄个究竟,却在回小镇的路上被人开枪打死。这起命案再次搅乱了山镇,矿工们指责合资企业买凶杀人,后者则认为神父死于随机性的抢劫。

八年来,国际金价起伏跌宕,但小镇居民没有动摇,他们仍然在金山上居住着,等待一项令他们满意的拆迁协议的诞生。

和天朝对外国人的驱赶不同,美国人 Mark Grieco 在哥伦比亚自由跟踪这一拆迁行为近六年,今年他的纪录片《马赫马特》问世,获美国圣丹斯电影节评委会大奖提名和西雅图国际电影节最佳纪录片奖,Mark Grieco 不仅使哥伦比亚西北部的这个历史小镇名扬世界,也让天朝人认识到连哥伦比亚山里人也比他们有更多的人权。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