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8日星期五

许泰丰:《轻轻摇晃》的中国人

许泰丰八岁随家人到英国成为难民
39岁英国华裔导演许泰丰(Hong Khaou)的首部剧情片《轻轻摇晃》(Lilting)今年初面世之后,反响超出预期,他曾担心影片可能会无人问津,不料好评如潮,影片在首映地2014美国圣丹斯电影节获最佳摄影奖,还获得评委会大奖提名。

这部仅投资12万英镑的小制作电影,面向的也是小众市场。它是一部特定人群的家庭伦理片,用特别手法讲述同性恋家庭伦理。它的特别之处在于,已经去世的华人男青年凯在人们的幻觉中降临人世,重新置身于两位爱他的人中间:母亲君和男友理查。前者由出生于上海的港星郑佩佩饰演,作为香港50年前最早的武侠女星,郑佩佩于2000年参演了李安执导的《卧虎藏龙》。后者由英国舞台及电影双栖明星本·威萧(Ben Whishaw)饰演,以饰演莎翁名剧《王子复仇记》中哈姆雷特出名的本·威萧,2012年曾在第23部007电影中扮演过角色,作为一个低调的同性恋者,本·威萧不愿意张扬自己的私生活,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的男友不是如《轻轻摇晃》中的亚裔,而是澳大利亚作曲家Mark Bradshaw。

母亲对同性恋儿子与情人关系的认可问题,不同族裔的导演做过完全不同的演绎。在魁北克电影神童刀郎2013年拍摄的第四部电影《汤姆在农场》( Tom at the Farm)里,去蒙特利尔郊外农场探访死去男友母亲的汤姆,在天主教气氛浓郁的乡间,不得不为已故男友编造一位叫莎拉的女恋人,并把自己的悲伤以莫须有的莎拉口信的方式讲述给老人家,在旁监视的男友哥哥为了维护家庭荣誉,还时刻威胁甚至殴打汤姆,警告他要收敛自己的感情。

许泰丰的华人故事有着另一种残酷。被送进养老院的君只是不停地唠叨儿子为何如此无情,把她送进这么一个鬼地方,凯曾解释自己住的地方不够大,因为要和另一位男子分租房子,于是君便把怨恨转向了理查,是他分开了母子俩。所以当儿子去世后,理查来到面前时,君不是想探究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而是依旧抱怨儿子“像关宠物一样把母亲囚困在这鬼地方”。直到理查通过翻译范小姐表白与她儿子是一对同性恋人,君也无动于衷。要知道,中国人作为一个世俗人群,遵从的是苟活法则,即使心有怒火,也表现的文火慢熬,阴阴地消耗对方,中国人绝不会像笃信伊斯兰教义的阿拉伯人那样暴跳如雷,以眼里容不得沙子的态势,让异己瞬间遁形。(2013年的一篇博文就有一例:双重越界  http://wanyizhong.blogspot.ca/2013/11/blog-post_30.html)

君是一位十分传神的大陆北方妇女,对儿子有很强的控制欲,缺乏素养为人刻薄,这在她与养老院里一白人老头的交往中可见一斑,她请每日给她送花的老头畅所欲言说说她的不足之处(如同毛泽东的百花齐放一样引蛇出洞),老头告知她因吃蒜头嘴里有蒜味,君立马反唇相讥,说老头浑身充满尿味,毫不客气让他立即去洗澡,并从此断绝了往来。见老太太的未来又没了着落,替男友尽孝负担其养老费用的理查发了火,问君知不知道每月是谁付她的养老费用,君干脆来了个装聋作哑不予回答。许泰丰还在影片中加入了中国人的仇日因素,君因为养老院里的白人常把她误以为是日本人感到愤然,说这些人真蠢,日本人和中国人也分不清,日本人哪有中国人长得好看,你看我的双眼皮,日本人有吗?

许泰丰以舞曲风格的怀旧老歌《夜来香》开片,片中多次安排君慢舞的画面,并配以君寓意深远的话:我一直在动,只是不知道动向哪里,未来在何方?

轻轻摇晃,迷失方向。这八个字就是中国人命运的缩写。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