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6日星期日

中国屁民的私人生活

中国经济开放30年,一党独裁的治理模式造就了两类人:一类是“我爸是李刚”式的权贵阶层,另一类是如蚂蚁一样伏地爬行的贫穷者。为自嘲,后者给自己取名“屁民”或“屌丝”,这些词进入现代汉语词典,与中国现状一道再次羞辱这个古老国度的先人。

中国电视媒体越来越发达,但追逐的多是权贵阶层的光鲜亮丽,这并不稀奇,在处于弱肉强食野蛮状态的中国,民众多为追名逐利的势力之徒,相比之下,美国人更关心中国的屌丝和屁民以及他们的生存状态,旧金山出生的华裔女纪录片制作人 Leslie Tai 就是一例,她2006年到中国师从被称为中国独立制片人之父的吴文光,开始进入中国的地下电影圈子。

当年23岁的Leslie Tai在广州认识了与她同龄的湖南按摩女芬芬,给了她一台摄像机,请她以视频日记的方式拍摄自己的私人生活,2007年,Leslie Tai 获得斯坦福大学的纪录片硕士学位,成为当年专攻中国电影的富布莱特学者(Fulbright Scholar to China in Filmmaking )。也就是在这一年,芬芬把拍摄的100多小时的视频素材交给了她,声称里面记录了自己所有破碎的梦。

2014年2月,时长28分钟的《芬芬的私人生活》 (The Private Life of Fenfen)在纽约当代艺术馆问世,芬芬为世人展示了一个中国屁民无钱、无房、无爱情的三无生活,身为农家女的她,四处飘泊做按摩女,经历过前夫、前情人的感情纠葛,家人在村里为她相中的男人对她拳脚相向,最后一脚踢在她肚子上使她流产。

Leslie Tai 把芬芬自拍的素材在中国的街边小饭馆和发廊等地播放,对苦难早已麻木的广大屁民屌丝们在关注之余,不禁发问,屁民芬芬把自己的苦难拍出了做什么,想募捐吗?

Leslie Tai 在昨夜出席蒙特利尔纪录片电影节时说,制作《芬芬的私人生活》一片,并不是对她的私人生活细节本身感兴趣,而是要思考这些细节所带来的社会问题。

其实,《芬芬私人生活》的真正意义在于它揭示了在当今中国,在习大大虚幻的官式中国梦之下,遍布着小民们实实在在破灭的屁民梦。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