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日星期四

波特阁下之死



2015年6月30日,59岁的亚瑟-波特因肺癌病死于被囚禁的巴拿马,逃脱了被引渡回加拿大受审的命运。

黑白混血的亚瑟-波特出生于非洲国家塞拉利昂,在其父亲执掌的塞拉利昂大学毕业后,获得美国田纳西大学管理学硕士,他还有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和西安大略大学及英国剑桥和美国哈佛大学的学历,拥有美国及加拿大双重国籍。

2004年之前,他亚瑟-波特一直在美国混,04年才来加拿大发展,当年他被任命为加拿大最大的医疗教学机构--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医疗中心总裁,2008年9月,加拿大总理哈珀任命他为监督国家情报部门的加拿大情报检查委员会主席(Security Intelligence Review Committee),由此成为加拿大枢密院成员(Queen's Privy Council for Canada),被冠以阁下头衔,并可享受枢密院成员死后加拿大国会山庄和平塔降国旗的哀荣。(奇怪的是,在维基百科加拿大枢密院成员名单中,在哈珀总理任期内的成员名单和情报委员会成员名单中,都没有亚瑟-波特的名字,却有被美国以诈骗罪判刑的前媒体大亨Conrad Black在2014年被逐出枢密院的记载。)

加拿大《环球邮报》在报道亚瑟-波特死讯时特别关注加拿大是否会为他降半旗一事,这家加拿大最大英文报纸以“被控行贿罪,渥太华不会为亚瑟-波特降旗”为题的报道透露,哈珀亲自下令,不会为这个为他蒙羞的人降旗。

再回到亚瑟-波特的生平,2011年12月,他辞去了加拿大情报检查委员会主席一职,由商人出身的国会议员Chuck Strahl接替,2013年4月,这一职位由女教师出身的国会议员Deborah Grey接任,2015年5月,曾为联邦上诉大法官的魁北克人Pierre Blais 坐上了这一宝座,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职位正常任期为五年,但自1989年以来,没有一人完成过任期,最短的只有五天和七天。

亚瑟-波特辞去情报检查委员会主席一职的原因是加拿大《国家邮报》揭发他涉及国际游说集团的商业利益以及与当时的塞拉利昂总统关系密切。

在过去几十年内,亚瑟-波特担任过多项医学专业职务,如 1991年底特律医疗中心的肿瘤放射科主任,在巴哈马首府拿骚创立了肿瘤中心,1999年他成为底特律医疗中心总裁。2001年他指定为美国总统委员会成员,负责检查美国国防部及退伍军人委员会的医疗保健。2002年被指定为密西根州医院委员会主席,任期四年。他还担任过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科学顾问委员会主席,加拿大医学研究院理事,加拿大航空公司董事会成员。2011年,亚瑟-波特获得加勒比岛国圣基茨和尼维斯联邦外交护照。

亚瑟-波特东窗事发于加拿大蒙特利尔,从2004年2月起,他担任加拿大最大规模的医疗教学机构麦吉尔大学医疗中心总裁,支配数十亿美元的建设经费。2008年2月,他宣布成立旨在分析及创新的战略研究所,2011年他把医疗中心最大的一笔津贴一亿元交给加拿大创新基金会,魁北克政府及其他捐助单位为之配套了两亿五千万。

2012年11月,麦吉尔大学提起诉讼,要求他偿还欠学校的31万7154元,亚瑟-波特仅用电子邮件回复了简短的三行字后就失踪了。

麦吉尔大学形容亚瑟-波特留下的巴拿马和塞拉利昂的通邮地址为”地址不详“,2012年11月,国家邮报指他在自己创立的巴哈马肿瘤中心接受肿瘤治疗。

2013年2月,加拿大以欺诈和洗钱等罪名发出逮捕令,5月国际刑警在巴拿马将亚瑟-波特夫妇逮捕,关押在巴拿马城拥挤不堪的拉哟亚监狱(La Joya prison),魁北克政府对他的欺诈指控涉及他在医疗中心13亿元建设项目中的角色,这一指控还涉及建筑业巨头SNC-Lavalin。亚瑟-波特被指控伙同其助手Yanai Elbaz瓜分了SNC-Lavalin公司的2千2百50万元的贿款,这一数额打破了加拿大有史以来贪污案的记录。

亚瑟-波特以自己是塞拉利昂外交官为名要求享有外交豁免权,拒绝被引渡到加拿大,但塞拉利昂政府发表声明指他只是该国的亲善大使,并不享有外交豁免权。当年8月,其夫人Mattock被引渡回加拿大,在蒙特利尔以25万获得保释,但不得离开魁省,也不得与其联系。2014年12月,Mattock以洗钱罪获刑33个月。

2015年1月,加拿大与巴拿马就引渡亚瑟-波特达成协议,但没有定下具体日期,直到昨天传来他的死讯。 

2014年9月,亚瑟-波特与渥太华传记作家 Jeff Todd 合作,出版了其回忆录《领结背后的男人商业、政治和阴谋中的阿瑟·波特》(The Man Behind the Bow Tie: Arthur Porter on Business, Politics and Intrigue),强调其枢密院成员的”阁下“身份,并称在其死后加拿大国会将为他降半旗,他还透露与魁北克现任省长Couillard关系密切,弄得省长好不尴尬,极力撇清。在其回忆录出版前两个月,蒙特利尔的Quill & Quire 电影公司宣布将根据其回忆录拍摄电影和电视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