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3日星期二

不透明的加拿大军火买卖

----加拿大军火的最大买家是美国人,其次是沙特阿拉伯。
----日内瓦小型武器调查机构相信在手枪、步枪和轻机枪的出口国排名中,加拿大进入了前15名。
----加拿大军火年出口总额在20到30亿之间,另有20到30亿由加拿大国防部订购。 

2016年2月23日,加拿大广播公司以《加拿大的武器交易比数据显示为大》为题,揭示鲜为人知的加拿大武器出口状况。该文的配图是加拿大向沙特阿拉伯出口价值150亿的轻型装甲车的交易,国际特赦组织加拿大分部的希拉里(Hilary Homes)认为对加拿大武器交易的评估令人费解。

加拿大生产的军火包括远程步枪、街战或田野战场用装甲车、炸弹制导系统等等,但这只是加拿大军火交易的一小部分内容。尽管加拿大军火出口历史悠久,但其规模和范围至今仍是个谜。对加拿大军事工业有研究的Kenneth Epps,是位于安大略省滑铁卢的NGO组织Ploughshares Project 的政策顾问,他认为没有人知道加拿大军火出口的真正交易量,因为无法知道加拿大武器生产的全貌,也不知道它们最终去了哪里。

2月下旬,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说由温尼伯PGW国防公司生产的先进的狙击步枪,落入了与沙特作战的也门胡塞叛军手中。公司解释说它遵循加拿大出口规则,合法出口高口径步枪到沙特,供地面部队使用。但其后的转手交易无法控制,这也就是为什么胡塞叛军得以在社交网站上炫耀这些武器。

人们甚至不清楚加拿大有多少家公司在生产武器及军事装备,加拿大国防和安全企业协会(Canadian Association of Defence and Security Industries)手下有1000家企业,但由于成为会员纯属自愿,该协会并不掌握真正的数字。这些企业生产侦察机、瞄准系统和控制人群的化学制剂等。

加拿大政府部门和监督组织也收集和公布军火贸易信息,但由于每次使用不同的定义和标准,令数据分析显得困难。例如在出口方面,分类为“弹药和引信设定装置及专门设计的部件”,或简单定义为“技术”,就令军火范畴变得极为模糊。

以标志性的2012年为例,加拿大外交部数据显示军事物质及技术出口达10亿元,2013年下降到6亿8000万, 但这些数字不包括运送到美国的军火,而对美国的军火出口占加拿大出口总量的一半以上。

真正棘手的问题还不是数据,加拿大军火出口并非枪支或弹药那么简单,它更多出口的是武器系统的一部分,包括硬件和软件,由于这些部件最终将进入更大的武器系统中,加拿大根本不知道它们最终去了哪里,这对于出口许可来说是个漏洞。以巴基斯坦为例,自1990年代实验核武器以来,加拿大停止对巴基斯坦出口军火,但加拿大生产的军火部件还是随着美国武器到了那里。

Ploughshares Project 认为加拿大军火行业行情低迷,它 估计加拿大军火年出口总额介乎20到30亿,包括对美国的出口,另有20到30亿由加拿大国防部采购,在国内使用。

另外,出口许可证取决于政府进行的秘密风险评估,这是争议的另一个问题,Hilary Homes抱怨没有人知道它的具体标准。获得150亿轻型装甲车出口许可的沙特阿拉伯,就有令人沮丧的人权纪录,而生产厂家是位于安大略省伦敦市的通用动力公司(General Dynamics)。令人费解的是,这笔交易由前保守党政府促成,但目前的自由党政府没有计划重新考虑。

但有一个重要变化可以预期,那就是自由党已经承诺将签署联合国武器贸易条约(ATT)加拿大目前是北约成员国中唯一没有签署该协议的国家,因为协议要求成员国提供详细的生产及出口武器年度报告,并对风险评估有具体标准Ploughshares Project相信这将有助于加拿大军火工业的透明化。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