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9日星期一

加拿大外交有土著没侨民

加拿大智库《21世纪问题研究所》所长艾文-斯塔鼎(Irvin Studin)近日在其最新论著《十论加拿大外交政策》一文中,对加拿大的外交决策有诸多批评和建议,他同时还是《环球要览》杂志发行人和主编,乌克兰高等公共管理学院共同创办人,俄罗斯国立经济和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多伦多大学公共政策和政府管理学教授,新加坡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高级访问学者,曾服务于加拿大枢密院和澳大利亚总理办公室。以下是该文的第八、九、十论:

第八论:加拿大需在每个国家首都设立大使馆。渥太华需要建立强大的外交关系,这就需要在每一个首都设立大使馆。没有大使馆,加拿大就不能享受目标国家的政治、经济方面的优惠,当然也不会有情报优势。目前,加拿大把没有外交关系国家的双边事务和情报分析外包给他国,如英国或美国。加拿大驻外使馆覆盖率明显不足,导致许多国际关系问题或缺乏分析、或陷于肤浅。例如前苏联的15个加盟共和国,从白俄罗斯到摩尔多瓦,从阿塞拜疆到塔吉克斯坦,都没有加拿大大使馆,这情形在中部非洲也一样。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汤加等太平洋岛国,尽管加拿大在那里有矿业等利益,情况也同样糟糕。在一些战略上非常重要的国家,如北朝鲜和叙利亚,加拿大没有使馆,驻伊朗使馆也才刚刚设立。

第九论:加拿大原住民在外交政策中扮演的角色。根据1982年宪法法案及1970年代的判例法,更因为政治上的逐渐成熟,原住民在加拿大自然资源决策方面具有越来越大的影响力。
加拿大决策者对原住民与加拿大国际战略之间的关系远远不够重视,这种关系不仅影响到效率,还影响到加拿大外交政策的信誉,这很快就会在联邦范围内被证明。

第十论:侨民团体在政治上的重要性。毕竟加拿大是个高度多元化的国家,侨民、侨社及其运动对加拿大政治十分重要,但他们在严肃的外交政策方面扮演的角色应该微乎其微。尽管侨民和其他加拿大人一样,为加拿大外交政策的实施带来一些特别贡献,(例如由于他们对当地文化及心态的了解,他们可以带来语言知识和情报,甚至和这些国家的特殊人际关系),但加拿大的专家们不应该被这些侨社的喜好所左右。

实际上,严肃的外交政策,无论其心理或文化上是没有侨社的立足之处的,哪怕侨社分析能力再高超,也无法为加拿大外交政策定位。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