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6日星期五

21世纪加拿大爆发战争的三因素

加拿大智库《21世纪问题研究所》所长艾文-斯塔鼎(Irvin Studin)近日在其最新论著《十论加拿大外交政策》一文中,对加拿大的外交决策有诸多批评和建议,他同时还是《环球要览》杂志发行人和主编,乌克兰高等公共管理学院共同创办人,俄罗斯国立经济和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多伦多大学公共政策和政府管理学教授,新加坡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高级访问学者,曾服务于加拿大枢密院和澳大利亚总理办公室。以下是该文的第二论:

第二论,为何加拿大要在外交政策及行动上摆脱殖民囚笼,因为21世纪的加拿大面临着战略上巨大的困难,在21世纪,北美本土将爆发战争。1871年华盛顿条约使加拿大避免与美国在本土作战,但它并不预示着未来也会如此。20世纪,非洲、欧洲、亚洲甚至澳洲都发生过可怕的流血冲突,加拿大和北美自17世纪殖民以来也曾发生过,只是在20世纪是个例外。

在21世纪,导致加拿大发生战争的因素有三,一是因中国崛起导致美国战略地位下降,二是北极融化导致自1871年以来加拿大首次向其他国家开放边界,三是未来数十年军事和其他技术的进步将使北美更易遭受袭击。

如果说中国精英们视中国重新回到世界事务中心为在沦为贫穷和被边沿化的一个半世纪后的理所应当的全球力量再平衡,加拿大精英们也应该认识到加拿大诞生于中国两次败于鸦片战争的19世纪中叶,加拿大也需要重新调整与中国的关系。加拿大没有面对中国处于国际事务中心的经验,无论从物质或精神层面上看,中国崛起和美国式微都将有助于加拿大更灵活更巧妙地发挥作用。

北极融化将使加拿大面临领土和水域(西北通道)的主权争议,过去加拿大没有北方邻居,现在却不得不与俄罗斯这样的国家打交道。

未来数十年,加拿大和北美肯定会是无人机、网络武器和常规核武器的攻击目标。无论美国与俄罗斯或中国哪一个国家发生战争,加拿大的中心城市多伦多、温哥华或渥太华都会在常规轰炸或核攻击的范围内。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