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8日星期五

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惨案后记



               奥巴马借小学惨案出台限枪政策,被反对者指为孩子气。

20121214发生的美国康州纽顿镇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以20名六龄童的惨死震惊世界,这起美国历史上第二大校园枪击案令奥巴马含泪直白“心碎”,并责成副总统拜登主持“减少枪枝暴力专职小组 (Task force on reducing gun violence),尽快向他提交一揽子控枪建议。

116,根据成员包括华人国会议员赵美心的控枪小组的建议,奥巴马在白宫宣布一项耗资达5亿美元的枪支管制计划,其中23项行政举措包括下令联邦机构为背景调查提供更多信息、为空缺达六年之久的联邦烟酒武器管理局任命一名新局长、向学校派遣一千名警察和辅导员等,须经国会批准立法的内容包括对所有购枪者作严格背景调查、恢复对军用进攻型武器的禁令、禁售超过十发子弹的弹匣以及扩大城市警力严惩跨州枪支贩卖等。

此前一天,纽约州先行通过了全美历史上最强硬的枪支管制法律《安全弹药和枪支强制执行法》,扩大了禁售武器的范围,禁售所有进攻性武器,禁止精神病人持枪,销售的弹匣不得超过七发子弹,发现有人购买大量弹药时通知警方,每五年更换手枪牌照等。在美国,禁枪派与持枪派已经论战了一百多年,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惨案为这一古老的话题提供了最新的内容。

----是否要拆除桑迪-胡克小学

从事发当日至圣诞新年期间,前往康州纽顿镇凭吊的人络绎不绝。圣诞后第三天下午,我们从康州纽海文的耶鲁大学出发,驱车前往西北方向38公里开外的纽顿镇,途经一个叫门罗镇的地方,当时康州政府正考虑新年后把桑迪-胡克小学的400名学生从纽顿东迁11公里,放在门罗的一所中学里复课。而桑迪-胡克小学原址,将继续作为犯罪现场被封闭。

下午5点已是一片夜色,我们到达纽顿。这座建于18世纪初的丘陵小镇,海拔121米,距离纽约市只有112公里,曾是美国独立战争期间保皇党人的据点,1781年,率领法军支援美国独立战争的法国将军罗尚博在前往维吉尼亚给予英军毁灭性打击的途中,曾在这里驻扎。1850年代,小镇出了个义士名叫詹姆斯·珀迪,他帮助走投无路的黑奴逃亡加拿大。其实这里一直是人文翡翠之地,诞生过奥运会十项全能冠军,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议员,总检察长、财政部长、州长、著名作家及好莱坞导演等名人。

在枪击惨案发生前,这座人口达27千人的小镇上有四间小学,一所初中和一所高中。惨案令纽顿失去了圣诞新年的欢乐与祥和,节日期间的街边店铺窗玻璃上,还贴着哀悼死者的标语。我们把车停在教堂山路一家店铺外面,回走几步就看见迎面的河边路(Riverside Rd)口停着一辆闪着红色警示灯的警车及加设的大灯照耀下的警用和工程用路障,三五个身着冬装的警察站在马路中央。从他们身后上坡300米再右拐,就是惨案的发生地桑迪-胡克小学。

1214日起,警察就封闭了位于镇中心的河边路,把前来凭吊的人们阻拦在华盛顿大道、教堂山路及格兰路的交叉口。当地政府在小桥东侧的空地上搭起两座纪念帐篷,以便前来凭吊的人们寄托哀思。

我们借着车灯沿着残留冰雪的道路小心翼翼地前行,小溪流水潺潺,旁边一棵高大的圣诞树上挂满了彩灯,树下是白色的帐篷,灯光引我们走过挂着美国国旗和白色气球的小桥,走过放满了儿童玩具、燃烧着蜡烛和贴着死难儿童照片的花丛,棚内垂挂着近百条十字架颈链,地上摆放着各式鲜花,花丛里有一块纸板上写着:我们不再需要武器!请不要买卖枪支!

元旦过后,为避免当地居民陷入无休止的哀伤,帮助人们尽快心理重建,纽顿镇撤除了这两具帐篷,把现场的泰迪熊、蜡烛和明信片等所有纪念物收藏起来,以备日后陈列。

11318日,纽顿政府两次在纽顿高中举办听证会,以决定是否要拆除发生惨案的桑迪-胡克小学。他们除听取全镇居民意见外,还参考其他一些以学生为猎杀对象的枪击案:1999年发生12名学生被枪杀的科罗拉多州哥伦拜恩高中,在拆除了死难人数最多的图书馆后重新开放;200730名学生被杀害的维吉尼亚理工学院,发生枪案的教学楼被改建成和平研究和暴力预防中心;201169名学生被枪杀的挪威惨案,中枪人数较多的咖啡厅被拆除。

----强大的美国全国步枪协会

在关于桑迪-胡克小学未来的各种假设中,没有人把它设计成一个禁枪纪念场所,如美国枪支管制博物馆或美国校园枪击案博物馆,因为美国人知道,要在美国加强枪支管制,实在太难。

枪械暴力在美国成为重大公共议题已有一百多年的时间,其受害者上至总统下至黎民百姓。1865年第十六任总统林肯被枪杀,1881年第二十任总统加菲尔德、1901年第二十五任总统麦金莱和1963年第三十五任总统肯尼迪都死于枪杀。有“印第安人杀手”之称的第七任总统杰克逊、第三十三任总统杜鲁门、第三十八任总统福特、第四十任总统里根也分别在任内遭遇枪击而幸存。在政治层面之外,美国四分之一的商业抢劫案与枪支有关,另外,自杀者中有超过一半使用枪支。值得注意的是,枪支暴力成为导致美国人平均寿命减少的因素之一。

根据20131月美国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平均每一百个美国人当中有八十九人拥有枪支,美国人拥有枪支约占全世界的35~50%。自17世纪开始,移民新大陆的欧洲人从应对印第安人和猛兽的侵袭,到独立战争中平民持枪与英军作战,形成了美国人的拥枪传统。美国人的枪支文化还直接授权于1791年获得通过的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该修正案保障人民有备有及佩带武器之权利。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不仅是《独立宣言》的主要起草人,还提倡公民反暴政的权利,这一权利成为人民持有武器的最根本的理由和依据,一直延续至今天。

然而纵览美国两百多年历史,当初的自由者之枪,已经成为美利坚之殇。在拥有私枪2亿5千万支的美国,平均每年有三万人死于枪击。美国50个州中有44个州的法律都有明确保护公民持枪权利的条款,无怪乎今日在美国全面禁枪,被视为不可能完成之任务。

长期从事美国社会中枪支问题研究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袁征博士在接受北京媒体访问时称,从法律看,宪法修正案的存在从法理上为枪支管制运动的发展增加了无形的阻力;从政治上看,民主党和共和党在这一问题上的分歧非常激烈。从上世纪60年代起,枪支管制就成为一个政治问题。民主党主张要加强对枪支的管制,但共和党却反对枪支管制,仅要求在枪支使用等细节上增加规定。近来每次美国大选,枪支管制都会成为一个极具争议的话题。

袁征在华盛顿时,曾与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负责人有过一次长谈,了解其著名立场“枪不会杀人,只有人杀人”,步枪协会认为“如果每个家庭都有枪的话,小偷们在光临前就会有顾虑”。他们曾以海报形式列举了反对枪支管制的数十个理由——孩子相信父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不要辜负了他们的信任;妇女不应该依靠男人来保护;打电话报警需要时间,等待救援可能葬送你的余生等等。

以“美国全国步枪协会”为首的枪支权利组织,和以“布雷迪运动”为首的枪支管制组织之间已经激烈交锋了30年。自1989年到2003年,主张枪支权利的利益集团共赞助了1700万美元竞选资金用于联邦一级的各种选举。其中仅“美国全国步枪协会”一家就贡献了1400万美元。而要求管制枪支的利益团体的政治捐款只有170万美元,相差整整10倍。

成立于内战时期的美国全国步枪协会,是美国枪支控制运动的主要反对者,目前会员达400万之众,是当今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游说集团。上世纪60年代后期,美国枪支犯罪越来越严重,华盛顿在压力下逐步对枪支管制进行立法,与此同时,美国全国步枪协会也逐渐从一个普通的枪支爱好者俱乐部转变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反枪支管制政治团体,它不仅影响大选,还左右最高法官的任命。

就在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惨案发生后,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反对枪支控制的态度也毫不示弱。该协会主席拉皮埃尔强调“唯一可制止持枪坏人的做法,是让好人持枪。”他再次呼吁美国政府向学校派驻武装警察。

-----受美国左右的加拿大枪支政策

根据加拿大官方截至到20109月的统计数字,全加共有1831327支注册武器,占全国人口的5.4% ,持枪者最多的省份分别是安大略、魁北克、阿尔伯塔和卑斯。2005年,加拿大3%的家庭拥有手枪,美国是18%,但加拿大拥有其他各类枪支的家庭比例是16%

在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惨案发生时,加拿大魁北克省省长马华正在纽约访问,两天后她发表声明指“一旦人们可轻易得到枪支,加上缺乏管制,就可能酿成纽顿这样的惨剧”。这位在今年94日胜选夜庆典时曾遭到枪击的加国第二大省的新任省长表示,尽管加拿大政府决定在全国范围内终止步枪登记并销毁记录,但魁省将坚持步枪注册,并计划推出强制性法案。

过去加拿大曾数次发生校园枪击案,1989126日蒙特利尔大学工学院枪击案造成16名女生死亡。执政自由党在1995年推出步枪登记法,2001C68法案规定包括步枪在内的所有枪支都必须登记,2003年又要求对步枪进行强制登记,拒绝登记者面临刑事控罪。

2006年初,在竞选时许诺要取消步枪注册的保守党一上台就宣布延长对无证持枪者的赦免期限,后来又由保守党议员提出取消步枪登记的私人动议,在参众两院几经辩论后被否决,2011年大选后保守党控制了第四十一届国会,201225日,议会通过C19法案取消步枪登记,45日获总督签发正式成为法律。

在历史上,加拿大一直施行比美国更为严格的枪支管制政策。早在1885年,加拿大就出台了首部枪支管制法,规定私人获得政府书面许可证后方可拥有枪械和弹药;1892年刑法规定个人须有许可才能携带手枪;1969年又把枪支分为“非限制”、“限制”和“禁止”三类,规定警察可以搜查和没收;1977年要求所有枪支注册;1991年规定公民不能持有“半自动军用武器”。

但为何近年来,执政保守党要逆传统而动,取消步枪登记?美国惨案发生后,加拿大政治专栏作者安迪-拉迪亚(Andy Radia)呼吁加拿大人要加倍防范“渗透在加拿大的枪支游说集团”,尽管“他们行事谨慎,但近些年来却很活跃,在取消步枪注册法案的努力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拉迪亚指的这个“渗透在加拿大的枪支游说集团”就是美国最富影响力的游说集团美国全国步枪协会。早在2010年,《多伦多星报》记者鲍勃(Bob Hepburn)就指它已成功地把自己强硬的游说风格输出到了北方邻国,通过保守党议员和支持枪支团体介入到废除加拿大步枪注册法案的斗争中。

鲍勃透露:“美国全国步枪协会通过筹款和教他们如何游说政客,来帮助加拿大的拥枪团体反抗步枪注册政策。很清楚,取消步枪注册政策只是加拿大拥枪团体的起点,他们已进入了哈珀政府的枪支管理委员会。根据2008年《现在》(now)杂志的一份报告,其成员包括参与枪支辩论的人员,由两名武器专家和经销商挂帅,其他都是鼓吹使用枪支的人。”

拉迪亚说该委员会曾要求联邦公安部长放松枪支管制,其最近一项动议是要求放宽对一些严禁销售武器的管理,使它们得以进入限制级。在遭众议院否决后,他们又提出把枪支拥有者的执照年限由五年延长到十年。

加拿大禁枪联盟主席温迪(Wendy Cukier)认为近年来加拿大对枪支管制越来越放松,这在发达国家里罕见。持相同看法的人包括曾在06年蒙特利尔道森学院枪击案中受伤的海德-卡其穆(Hayder Kadhim),他说在过去十年间加拿大逐渐削弱了枪支管理,现在政府必须清醒过来,看一看南方的邻居发生了什么。

在加拿大最大的城市多伦多,饱受枪击案折磨的警察总长布莱尔(Bill Blair)也希望美国枪击惨案可以令加拿大重新考虑枪支管制政策。去年1月到7月中旬,多伦多就发生了140起枪击案,一周内有四人被打死二十多人受伤,枪械暴力一度令民众生活在恐惧之中。

附:三张资料图(取自网络)、十一张我于12月27日晚在纽顿镇拍摄的照片、七张A Gi 在案发后随纽约红十字会赴现场拍摄的照片。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