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5日星期五

杨•马特尔:有上帝的故事是好故事

小说《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原作者、魁北克人杨·马特尔(Yann Martel)2005年在蒙特利尔接受苏格兰文学杂志《Textualities》记者Jennie Renton专访时,透露有三条潜台词可以帮助读懂小说,那就是:

1.人生就是一个故事。
2.你能选择自己的故事。
3.有上帝的故事是好故事。

在回答为何对斑马、鬣狗和猩猩相残的描写那么细致入微和血淋淋时,他认为社会生活是那么的令人反胃和震撼,他必须直面现实。

历时227天的漂流之后,少年Pi抵达墨西哥,但调查员们认为他的经历神奇到无法置信,使他只能编造不同版本的故事来满足他们。

马特尔着墨于“人们的互不信任”,他通过少年Pi说:“如果没有信任,你靠什么生活?如果爱人不相信爱情,科学不相信人生,信徒不相信上帝。那么是什么导致不信任呢?”

信任与不信,与马特尔的人生经历有何关系?

马特尔说:“和很多人一样,我努力使生活富有意义。我常问自己的问题是 What’s it all about? Why are things the way they are? What’s my role here? Do I have a role? 每个写作者都有自己的文本。我小时候在魁北克接受了不可知论,强烈地反对教权,反对宗教文化。在大学我研读哲学,剖析来自神的所有的证据。我发现,我的生命里缺少灵魂,我去参加天主教的弥撒,稍后我去南美印度和中东,走访圣地,阅读不同的宗教经文,发现在每一个传统的神秘主义教义中,主题并不相同,世界各大宗教从本质上说是不相同的。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强调“我”,这并不意味着以自我为中心,相反个人的意愿至关重要,它使救赎成为可能。在印度教和佛教里,自我是一种错觉。

所有传统神秘主义著作都承认生命的奥秘和主张走上寻找这神秘之途,尽管人的智力有时无法抵达。你可以用不同的方式看待世界,用历史、科学、社会和政治等不同的眼光,但无论如何你都会有局限。你必须凭着一种信仰去体验生活的酸甜苦辣。

关于Pi:

生活像“Pi”一样无穷尽。所以我故意漏掉冠词,以表示一个单一的生活。这本书不逃避现实,而是通过宗教的角度发现生活。宗教不是否定现实,而是解释它。世俗的批评家们会问:“你怎么能相信?”

这个问题不会使有信仰的人困扰。理性只是图像的一部分。科学与宗教并不抵触,我认为它们互为补充,而不是矛盾。科学可以通往更深远的神秘之境。

喜欢哪些伟大作家?

Kafka, Faulkner, Dos Passos, Hemingway, Hardy, Dickens, Eliot, Woolf, Conrad, Ford Maddox Ford,所有那些探索小说可能性、把我引入语言及想象之境的人,如卡夫卡的变形,生活如同怪异的甲虫,有一个场景是他进房间听妹妹拉小提琴,他父亲抛出个苹果,粘在他脑袋上并开始腐烂,这个画面让我恐惧。整个观念如此令人惊讶,扰乱了一切概念。

是否认为宗教与创作异曲同工?

某种程度上是这样。创作时必须停止怀疑,少年Pi的潜台词可以归纳为三点:

1.人生就是一个故事。
2.你能选择自己的故事。
3.有上帝的故事是好故事。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