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7日星期日

加拿大未能立法阻止中国人海外生子热



118,加拿大广播公司在新闻节目里播出了其驻北京记者对中国一家中介公司的暗访,这家公司每年安排数百名中国妇女持旅游签证进入加拿大,在温哥华和多伦多等待生育,半年后回国时,带走一个有加拿大国籍的新生婴儿。加拿大广播公司说,人们以不同的理由入境加拿大,有人来观光,有人来滑雪,现在还多了一批批特殊的中国人,她们来加拿大只为生孩子。

尽管外国人来加拿大生育并非是新鲜事,但以往的韩国人、印度人、法属非洲或拉美人似乎没有像现在的中国人这么大张旗鼓,来加拿大生育成为中国新兴中产阶级的一种时髦。搜狐网站刚刚结束一项名为“中国父母海外生子现状调查”,结果发现60%的人选择美国和加拿大,20%选择澳大利亚和新西兰,10%选择香港。倍受中国孕妇青睐,使一些持阴谋论的加拿大人怀疑,这是中国政府暗中支持的一种特殊殖民政策,目的是大量繁殖具有亲中国背景的加拿大公民。

这股生育热不仅在温哥华和多伦多催生了一批月子中心,国内也有不少中介大发其财,去年人民币收费行情已达温哥华生子18万元,多伦多生子20万元,行情居各国之首。为保证客户们能顺利入境加拿大海关,中介公司还培训孕妇们过关技巧,叮嘱她们“不要穿孕妇装,要穿深色T恤或衬衫,斜背大背包挡住肚子,下半身穿长裤,手上勾件外套”等。

为招徕新客户,他们还在国内网站上宣传来加拿大生育的好处,如“宝宝出生即获公民身份;年满18岁,父母可申请依亲。享有优越的社会福利,老有所养,病有所医。宝宝享受加拿大义务教育,公立小学到高中完全免费;上大学拥有加拿大学生的名额资源,比自费留学生省上百万人民币”。甚至指加拿大比美国优越,因为“它允许双重国籍,而美国为单一国籍,加拿大实施自由征兵制度,热爱和平保持中立,国外无战事等”。

加拿大广播公司认为这股来自中国的生育热是因为人们要逃避一胎化政策以及获得令国人垂涎的加拿大国籍和护照,而《南方周末》早在20109月就以“让孩子换个活法!”这样口号式的标题介绍中国人海外生子的热潮,称这股热潮“已经从香港蔓延到美国、加拿大……就是为了给孩子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在最早受波及的香港,09年有四成的新生儿是来自大陆的双非婴儿,2010年其比例上升到五成,20124月,香港宣布公立医院不再接受大陆孕妇,中国人便涌往美国和加拿大。此后一个月,加拿大政府表示“海外生子滥用了加拿大的慷慨,我们必须发出信息,那就是加拿大公民权不是获得国家福利的敲门砖,而是对国家的承诺和义务”。联邦移民部长肯尼表示“外国人的孩子一出生就自动获得加拿大国籍的法律已经过时,因为在制定法律的1947年,大多数移民很少回原籍国,但今天交通既廉价又便捷,人们可以飞过来几个星期,生完孩子又飞走,压根就不想留下来做永久居民”。

2012年,肯尼建议在年底修改属地主义国籍法,获得一些民众支持,但也招致了批评声。多伦多移民律师麦克-尼热(Michael Niren)指政府反应过度,形容“用修改法律去应对外国人生子问题简直就是用原子弹去炸蚂蚁,会阻碍真正的移民和破坏加拿大的传统文化”。加拿大《国家邮报》指对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自由党和保守党过去屡次提出类似的提案,最后都不了了之。

果不其然,日历翻到了2013年,加拿大照旧是仅存的两个实施属地主义国籍法的发达国家之一,未能效仿在前一年元旦成功修改国籍法的新西兰,要求父母双方至少有一人拥有永久居民或公民的身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