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2日星期二

瓦文萨不肯原谅的波兰叛谍






----你如何看待自己出卖波兰的最高国防机密?

----我没有出卖波兰的国防机密,我出卖的都是与苏联和华沙条约组织有关的机密。

这是理查德-库克林斯基(Ryszard Kukliński)叛逃西方多年之后,根据他的传奇故事改编的故事片虚构的他与中央情报局官员的对话内容。

从1972年开始到1981年,工作于波兰军队总参谋部的库克林斯基上校把华沙条约组织的最高军事机密传递给美国中央情报局,美国前国务卿布热津斯基称他为“北约组织中的第一个波兰军官”。

1970年12月17日,格但斯克血腥镇压事件摧毁了波兰人对共产党的信任,基于同样的背景,曾经策划华沙条约组织入侵捷克军事行动的少壮军官库克林斯基主动与美国驻德国大使馆取得联系,九年间,他和中央情报局特工在波兰境内秘密接头63次,提供了40265页纸的华沙条约组织和苏联的最高军事情报,包括苏联攻击北约的计划、T-72坦克和Strela-1导弹技术数据、华沙条约指挥掩体的具体位置、苏联在波兰和东德的防空基地以及计划波兰实行戒严等情报。

1981年12月,在面临被捕的当口,库克林斯基携妻带子作为美国大使馆的外交邮件被偷运到了西德,最后全家流亡美国。94年1月,其富有风帆经验的次子在佛罗里达海中神秘失踪,8月,其长子在一购物中心附近被卡车辗毙,司机逃去无踪。

1984年5月,库克林斯基被华沙军事法庭缺席判处死刑,共产党垮台后被改判25年徒刑,1995年法庭撤销判决,1997年库克林斯基被判无罪,第二年4月,他重返波兰。2004年2月,73岁的库克林斯基因中风死于佛罗里达,6月,骨灰被运回波兰,埋葬于波兰荣誉军人公墓(Powązki Military Cemetery),参加葬礼的美国驻波兰大使Christopher Hill致辞称:“Thanks to him the Cold War remained cold”。

格但斯克等城市授予他荣誉市民,还有政治组织在2004年呼吁波兰总统追授他为将军。

但令人诧异的是,共产党倒台后,团结工会负责人瓦文萨在首次民主选举中当选波兰总统,他在1990至1995年的任期内拒绝赦免库克林斯基。98年的民调显示,34%的波兰人视之为叛徒,29%视之为英雄,其余的立场不明。不过,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态度强硬,表示如果波兰不宣布库克林斯基无罪,就无法加入北约组织。

2006年,库克林斯基纪念碑在华沙落成,但三次被毁坏或被泼上油漆。波兰左翼组织攻击他是“间谍、逃兵和叛徒,却被右翼标榜为道德楷模和国家英雄”。

2014年2月5日,波兰故事片《Jack Strong》在华沙首映,波兰总统布罗尼斯瓦夫·科莫罗夫斯基称赞化名为Jack Strong的库克林斯基为波兰民族英雄,1973年首次与库克林斯基见面的中央情报局退休官员David Forden特来参加电影首映,赞他“诚实且智慧”,是无可争议的民族英雄。

电影公映时,波兰民意机构《人盯人》(Homo Homini Institute)获得的最新调查结果是:33%的人认为库克林斯基是英雄,只有9%的人认为他是叛徒。
Homo Homini Institute
Homo Homini Institute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