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9日星期三

中国是噶玛巴“间谍门”最大赢家

配图文字:两个不同版本的十七世噶玛巴,左为廷列泰耶多杰,右为乌金听列多杰





1月底上演的“噶玛巴中国间谍门”事件已近平息,印度、中国和流亡藏人三方得失如何? 是什么因素导致事件突然爆发?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国际关系教授迪比什·阿南德认为中国是“间谍门”的唯一赢家,而这次事件的幕后黑手可能是流亡藏人自己,“间谍门“可能使噶玛巴丧失达赖喇嘛接班人的地位。

1月27日,印度警方在噶玛巴居住的达兰萨拉上密院查获价值160万美元的多种外币,并逮捕其秘书等人,印度媒体顿时大热,称噶玛巴有中国间谍嫌疑,引发数千名佛教徒示威抗议,中国政府也出面辟谣,指这一说法是出于“对中国的不信任”。近日又有在噶玛巴的寺院里找到中国手机SIM卡的消息,但此时印度媒体对噶玛巴的“间谍门”已经降温。

十多天来,身处风暴中心的噶玛巴本人保持沉默,只是由其办公室逐日发布声明,为其辩诬。仍而,这突如其来的“间谍门”暴露了印度政府和噶玛巴之间由来已久的隔阂。噶玛巴于1999年逃出西藏,2000年开始居住在下达兰萨拉的上密院内,在印度警方严密控制下生活了12年,为何至今还得不到印度政府的信任?迪比什认为藏人教派之间围绕第十七世噶玛巴转世的冲突,导致了他今日尴尬的处境。

配图文字:迪比什曾就读于德里大学历史系,获得英国布里斯托大学政治学博士,博士论文是《西方流行想象中的西藏》











2月9日,在接受全印度24小时电视新闻频道《海新闻》(zee news) 专访时,迪比什提醒大家注意存在着两位第十七世噶玛巴,一位是这次风波的主角乌金听列多杰,另一位是住在印度噶伦堡的廷列泰耶多杰,前者获得达赖喇嘛和中国政府的承认,后者则获得藏传佛教噶举派法王第十四世夏玛巴的支持,迪比什强调,59年逃亡印度的夏玛巴,与印度安全情报部门有着良好的关系。迪比什暗示,正是夏玛巴的小动作使印度政府这一次对噶玛巴大动干戈。

根据资料,噶玛巴和夏玛巴同为噶举派最高法王,夏玛巴和噶玛巴有相互认证的传统,已在位的一方与新登位的另一方为师徒关系。1981年十六世噶玛巴在美国圆寂,11年后乌金听列多杰被达赖喇嘛认证,1994年夏玛巴又认定了廷列泰耶多杰,由此落下了“双胞法王”的争端。

执教于伦敦的迪比什曾在2009年出版专著《西藏:地缘政治的牺牲品》,他认为除了藏人内部的转世争议之外,长期存在的“噶玛巴逃亡阴谋论”和印度安全考量中对中国的恐惧一起发酵,使这次“间谍门”得以爆发。迪比什举例说,有人从北京给他买了一张电影光盘,片名就是“噶玛巴的航班”,讲的是噶玛巴做间谍的故事,他认为这样的故事符合北京的利益,因为这会使印度人疑神疑鬼,心神不宁。

迪比什认为印度人怀疑噶玛巴是中国间谍毫无根据,任何一个具有西藏事务基本常识的人都不会相信这一说法,因为中国不可能奢望控制一个少年就出逃的高阶喇嘛,何况印度安全情报部门对他在印度的一举一动都会密切关注,一旦阴谋败露,中国人会处于极度的尴尬之中。

在迪比什看来,这次印度制造的“噶玛巴间谍门”不仅伤害了百万藏传佛教徒,也是对支持噶玛巴的达赖喇嘛的极大不敬。他进而断言只有中国在这一事件中,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了好处,因为印度媒体关于间谍的疯狂指控,伤害了流亡藏人,噶玛巴也不可能成为达赖喇嘛的继承人,因为他住在印度却得不到印度政府和人民的信任,出国旅行也受到诸多限制。

迪比什还认为“间谍门“对西藏境内的藏人也会产生极大的副作用,因为他们在听说这一事件后,会改变对印度人宽容热情的看法,因为他们伤害了佛教徒的感情。而这一切,都是北京希望看到的。

配图文字:第十四世夏玛巴帮助廷列泰耶多杰在1994年离开了西藏。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