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7日星期四

人球赵岩


前《纽约时报》北京分社新闻助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赵岩计划去年11月5日赴台北参加一个研讨会,不料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使他此行备受折磨,不仅会没开成,还被迫两度进出台湾、八次往返香港、四次赴澳门,还远走了一趟新加坡。在等待回美证的一个多月里,作为中国公民,他在大中华地区来回折腾,实实在在做了一回人球。

去年10月29日,赵岩在纽约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办理了入境台湾的手续,他被告知其入境材料会在他抵达台北之前送达机场。11月3日赵岩离开纽约,4日晚到达台北桃园机场。此时他的入境材料却被扣押在中华民国陆委会等待审查,因没有入境文件,他被扣留在机场,午夜过后被带到一间没有窗子的房间里休息,5日一大早,他被叫醒,台湾移民局要把他遣送到第三国或护照签发地中国大陆。

曾在中国坐了三年牢的赵岩,无奈之下只有选择去香港,希望在那里等待台湾的入境许可。11月5日,赵岩踏足香港,六天后他接获台湾陆委会批准他入境逗留14天的许可,11日他赶回台湾,列席另一个研讨会。此番折腾源于台湾陆委会要审查外交部批准的入境许可,赵岩认为此举十分荒唐:“纽约台北经文处具有准外交权,相当于一个国家在美国的领事机构,它批准我入台,一切手续都审查完毕。但台湾外交部审核过的,陆委会凭什么审查我,花了5天功夫,很荒唐。从另一方面讲,他们也没有放弃阶级斗争的观念。”

18日,他离台返港等待回美证。因持的是中国护照,他只被允许停留七天,七天后如要逗留必须再度出入境。25日晚他坐船到澳门,次日回港获准多停留7天。他不明白为何中国公民停留港澳不得超过7天,而美加公民却可逗留三个月。

一周又将过去,回美证还没到手,赵岩只得再赴澳门,这一次却碰了壁,因有滞留不归的嫌疑,他被遣返回香港。香港移民局只允许他停留一天,第二天他带着离港飞机票再去澳门,在澳门海关大楼转了个圈,才重新获得在港住多七天的权力。



这次他在香港住满七天后,没有再去澳门,而是跑到新加坡住了十天,之后再回香港等待12月25日的回美航班。期间因七天时限将过,他不得已又去了一趟澳门。

在做人球来回折腾时,赵岩曾试图向港澳特首和移民局交涉,但无法打通电话,心中苦闷无处述说。他相信无论是港澳还是北京的官员都不会知道中国小老百姓正受这般折腾,因为官员出入境,由秘书打理一切,无从体恤平头百姓之苦。他说:“我是中国人,拿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护照,在香港逗留的时间不能超过7天。我问香港朋友,这一政策始自何时,回答是回归前,由港英当局制定。澳门也一样,政策来自澳葡政府。回归前对大陆人的政策一直延续至今,我觉得大陆港澳在政治上统一,在管理权上也必须统一,不能延续港英政府和澳葡政府旧有的规定。”

如何能使中国和港澳官员了解自己遭遇的人球经历,以促使两岸四地协调起来简化出入境手续,赵岩想到了在台湾观摩过的五都选举,他相信只有选举才能反映民意,设想如果有民主,他做人球的故事可能会上中国报纸头条,但在现实中,中国人只能承受在自己的土地上被逼成人球的荒唐命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