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日星期五

无可奈何《龟之歌》


在一些历史包袱沉重的国家里,社会进步速度之慢如挪动之龟,难以忍受、令人窒息,这部分造成了当今世界移民盛行,既然改变不了这个国家,那就改变自己的生存环境吧。

2010年12月,我在新泽西纽瓦克机场遇见坐同一航班前往奥斯陆参加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的方励之先生,抽空对他做了个简短的采访,谈及对中国民主化进程缓慢的看法时,方先生称自己曾详细论证过为何中国民主需要二百多年。在五四运动90周年时,方先生曾在《北京之春》撰文《中国民主何时能实现》,回忆了在五四运动70周年的1989年4月他在北京的一次公开演讲,那次中科院科学史所长席泽宗请他算一算“中国何时能够实现民主”,方励之给出的定量答案是∶( 1913 - 1629 )- ( 1989 -1919 ) = 214 年。他在《北京之春》写道“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从五四运动1919年算起,需要284年。从1989年算起,仍需214年。

照方先生的算法,在六四事件25周年的今年,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仍需189年,也即到2203年,中国方能达成美国、加拿大和日本目前程度的成熟民主社会。(所需时日之长,真希望方先生是过于悲观!)

这189年间,新旧力量的拉锯,旧体制的废除与新体制的建立,需要进行多少斗争及耗费多少生命,这在社会进步之龟缓慢挪动期间,中国人仍将大量移民他国。

在这朝向现代国家缓慢爬行的队伍中,中国并非独一无二的龟行者,起码在摩洛哥裔比利时导演Jawad Rhalib的眼中,摩洛哥也在龟行。

2013年,Jawad Rhalib制作了1个半小时的纪录片《龟之歌》(Le Chant des tortues),记住这个具有嘲讽意味的片名,它记录了摩洛哥人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期间对民主、正义、自由的狂热追求,及随后两年里的逐渐冷却和平息,在埃及、利比亚发生的一切,在这里并未发生,阿拉伯之春的理性版本是摩洛哥之龟。

深究起来,在这一点上,中国连阿拉伯之春的理性版本都不是,中国之龟不是在挪动,简直是在沉睡。



我们一起来看看摩洛哥王国的民主进程:

摩洛哥实行多党制的君主立宪,议会分参议院和众议院两院,众议院325名议员由国民直接选举产生,任期为五年。参议院270名由地方代表选出,每三年更换三分之一。注意了,摩洛哥国民有直接选举权,选举自己辖区的众议员,中国公民却不能。摩洛哥王国最高领导人是国王,源于世袭,公民无权表达自己的取舍,这和中国人同样悲哀。

1999年7月30日登基的穆罕默德六世(1963年8月21日-)是摩洛哥阿拉维王朝的第22位君主,是摩洛哥前国王哈桑二世的长子,阿拉维王朝始自1631年,其国王被认为是伊斯兰教先贤穆罕默德的后代。

获得过法国尼斯大学哲学博士的穆罕默德六世登基后即着手社会改革,表示要解决贫穷和腐败问题,要创造就业和改善本国人权状况。为提高妇女的地位,摩洛哥制定了家庭关系法。他创建了公平与和解委员会(Equity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调查父王在位时侵犯人权的案件。

2011年2月,爆发阿拉伯之春,3月,穆罕默德六世宣布进行全面宪政改革,内容有首相产生方式和权力、提高国民的自由和人权、建立独立的司法体系等方面。6月17日,国王提出政改计划,自限权力建立民主君主立宪体制,7月1日公投。

穆罕默德六世政改内容:将国王许多权力交给总理和国会;未来将实施直接普选,政府首长由胜选政党组成;由总理指派政府官员,包括行政部门和国营企业首长,总理并且将有权力解散国会等。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