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6日星期一

一位台湾作家对反服贸活动的介入



自今年三月中旬以来,台湾兴起反服贸运动,社会各界纷纷介入,四月初,台湾《文化界给龙应台部长的一封信》征集签名,台湾生态作家、国立东华大学华文文学系教授吴明益是第32位联署人,《台湾出版自由阵线》420日成立并宣布要在51日组织文化界人士以文化劳工的身份,参与劳工游行。吴明益因远赴加拿大参加国际文学节,缺席了这次游行,不过他在加拿大向记者表示赞同民众上街,哪怕上街听听不同意见,也能打开心中的牢笼。

创办于1999年的蒙特利尔蓝色都市国际文学节今年邀请了两位华文作家,吴明益是其中之一。他撰写两类文章来支持反服贸运动,一是直接鼓励青年走上街头,二是从生态角度进行的分析,认为中国处于资本快速累积阶段,台湾则在走下坡,消费强弱态势鲜明,但消费不仅是资本流动,还有文化问题。他举例80年代台湾人旅行方式粗糙,大买土产、喧嚣及乱丢垃圾,这些正是目前大陆客的毛病,除引起台湾人反感之外,奢侈消费对台湾脆弱的生态环境正在造成危机。他说:“如陆客很喜欢到台湾购买侩木或牛樟制成的工艺品,或者是红珊瑚,台湾人已经不以消费这些东西为荣,但陆客喜欢购买,于是台湾社会迎合这种消费习惯,最近偷砍树木的案件增加了,红珊瑚采集也开放了,这是隐性危机,会冲击未来”。

作家吴明益喜欢用脸书这种新兴媒体来表达观点,脸书上一篇文章动辄获得数以千记的阅读量,而报纸一天难卖出一万份。323日他在《给我暴民学生们的一封信》中指“暴民不是一种身份,是一种阶级。剥削者不会成为暴民。”并发问“此刻,你要做‘暴民’否?”26日他又在脸书中引述秘鲁作家尤萨的话“文学的使命就是对抗独裁与压迫”,表示对学生罢课的支持。

吴明益是文化界反服贸运动的积极参与者,因为文化部没有参与服贸协议谈判,它仅被视为商业问题,没想到文化出版或电影产业既是商业行为,也是文化行为,所以开放印刷厂或调整出版社的资本结构等,都被作为商业行为来处理。他说:“台湾文化界担心商业行为背后会影响文化的独立自主,越来越多的中国出版社或中国资金到台湾的出版社,哪怕仅是印刷厂,都很可能使台湾作家在写作时有较多顾虑,现在台湾作家去大陆前会自我审查,担心能否顺利出版,是否要做删除,这种情况我们都遇到过”。

对于与大陆知识界直接对话问题,吴明益认为台湾文化界有两种不同看法,一是害怕人口和市场处于弱势的台湾会被中国印刷业和出版业宰制。另一种看法相信台湾是华人世界最自由的出版基地,如能成为未来文化的启发基地,大陆人就会越来越多地认同自由机制,中国武力犯台和宰制的机率就会随之降低。对于“霸占公共通道”“控制公共交通”等台湾新型态群众运动,吴明益觉得这种趋近欧洲绿党或绿色和平组织的手段对台湾很可贵,因为在其他华人社会中都没有这样的表达机会。

吴明益本人不赞同自由贸易,而是提倡公平贸易。他认为WTO从概念上看非常完美,但当一个强势经济体和一个弱势经济体自由贸易时,结果不言而喻,不信的话就看看美国对东南亚贸易中表现出来的强制性。他说:“台湾作为一个很小的经济体,更应该强调公平贸易,大陆卖给我东西,我关注大陆的劳工权益,甚至关注大陆商品的生态权益,同样我也关注台湾劳工和商品的权益。未来我希望台湾劳工和中国劳工联系,台湾环保人和中国环保人联系,因为我们对抗的是同样一种剥削机制”。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