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8日星期四

高瑜二三事

---中国官方新华社北京5月8日电,因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高瑜近日被北京警方依法刑事拘留。专案组在掌握大量证据的基础上,于2014年4月24日将其抓获,归案后,犯罪嫌疑人高瑜表达了深刻忏悔。她说,自己的泄密行为危害了国家利益、触犯了国家法律,对此深表忏悔,诚心诚意地认识自己的错误和罪行,甘愿接受法律惩处。

我仔细看新华网的视频,不是为了听官方的陈词滥调,而是看高瑜的身体和精神状态。最后我感到欣慰,她毕竟是与共产党周旋20多年的老战士了,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也知道该采取哪些策略。希望高瑜大姐保重身体,健康地活到自由到来的那一天。记得在去年十月,高瑜在多伦多告诉我,保持青春和健康的秘诀就在于饱满的精神。在高瑜再次面临牢狱之灾的今天,回忆高瑜的二三事。

2013年10月下旬,高瑜从北京来多伦多参加第六届《全球支援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大会,并作了题为《感同身受,守望相助》的演讲。作为现场报道组成员,我坐在会议大厅第一排,用会议组提供的一台笨重电脑写稿。第二天早餐时,高瑜和姚监复等人说起关于姚监复会议发言的稿子《姚监复:此次与会,回去面临处分也在所不惜》,姚说把他讲话的要害全部抓住了,有人把我叫去他们的餐桌,高瑜说昨天看见我坐在第一排的电脑旁,埋头敲键盘,估计我是在现场发稿,说到我写的关于姚监复的新闻稿,高瑜说,如果是她,也会这么写。

因为会议发言一个接一个,我一个人实在忙得够呛,要边录音边记录边整理边发稿,当时还没来得及整理高瑜的演讲录音,听了我的解释后,高瑜干脆地说,那多费劲儿呵,我把演讲的文字稿给你。并约我去她房间取文字稿。

高瑜是和另一位女士同住一间房,文字稿存在桌上一部厚重的电脑里,她的手提电脑款式老旧,键盘上有些字母已经脱落,且相当沉重,不知她是怎样背着它从北京来到加拿大的。我当时有隐约的冲动,想上街帮她买一部新的,但考虑到我们是初次见面,电脑又是私隐性很强的物件,便建议她自己抽空去买,只要300美金就行了。当时她告诉我会议后要去纽约,我叮嘱她到纽约后一定要买,那里比加拿大更便宜。

会议后,不少与会者参加了会议组织的渥太华和蒙特利尔游,高瑜姚监复等都在其中,我做全程导游,期间又与高瑜有不少交谈。记忆最深刻的是,高瑜夫妻俩自1990年以来全无收入,只是靠撰稿维生,好在他们是北京人有住房,没有购房这一巨大压力。高瑜和丈夫多年来锲而不舍寻找档案的故事令我震惊,在中国体制内呆过的人都知道档案的重要性,那是你的生死簿,关系到你的升迁惩处甚至福利供给,党会把它牢牢地锁在人事部门,直到你离世也不会放手。前几年回国,发现我的档案竟然还像烫手山芋一般揣在广播电视总台手里,丢吧怕上级来调查无法交差,存着吧人早已去国,连中国籍都不是了。高瑜夫妇俩原都是国家级新闻单位的编制,活生生地被党弄成了京城黑户,双双档案遗失实在蹊跷。

高瑜述说往事时,车正行驶在加拿大东部大平原的秋色中,车内声音嘈杂,高瑜的讲述断断续续,我无法录音。当时我就想,如果把他们夫妇寻找档案的故事写下来,该是多么荒诞和辛酸。

后来我写了《高瑜:全民维权比要求宪政更能推动中国变化》一文,并引用高瑜的原话:“整个神州怒气冲天,或者叫怨气冲天。它的根在什么地方?在制度。因为无数人在这个制度下受欺负了,他们要维权,他们要改变中国不公正的法律,要改变中国二十年以后的面貌。只有靠维权才能造成一个根本性的推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