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4日星期日

阅读裸体

-----你今天阅读我的人体,明天就将阅读世界!

现代舞《悲剧》(Tragédie)时长一个半小时,由九名年轻男子和九名年轻女子全裸出演,法国一些保守地区禁止该舞蹈,5月1日至3日,《悲剧》在加拿大蒙特利尔连演三晚。

《悲剧》第一部分被每间隔四秒一次的沉闷敲击声笼罩,九男九女全裸出场,无论队形如何变换,18人始终操着年轻运动员矫健的步伐,近乎机器人般由幕后走向前台,只有在向左转弯时,身体动作和眉宇间透出一丝机警。此时灯光暗淡,加上沉闷如敲墙般的敲击声无休无止,仿佛这种沉闷会贯穿下去,我身边四位观众起身退场。

第二部分灯光由暗转明,但舞蹈者动作却变得更加机械,如僵尸般不带任何情感相互穿越。第50分钟,舞蹈者步伐开始紊乱,肢体变形甚至抽搐,第55分钟开始有人倒地,第57分钟18名舞蹈者全部倒地。此时杂乱的音乐变成了巨大的风声,人体如树木翻滚,形成一个巨大的人球,向场地边沿滚去。第60分钟,18名舞蹈者又整齐地由幕后健步走出,仿佛又回到第一部分。第67分钟,裸体的18名男女集结在聚光灯下,如晶莹剔透的生命树,令人慨叹裸体的至美。第75分钟,舞台灯光一明一灭,舞蹈者四散,配乐如拉锯之声,全裸的人体在忽明忽暗的舞台上匍匐、颤动,犹如18颗裸露的人体心脏搏动不已。第83分钟,长时间的颤动令舞蹈者汗流浃背,他们开始满场奔跑。第87分钟,舞蹈者重新集结成透明的生命树,并逐个退出 舞台。

《悲剧》令Olivier Dubois成为法国舞台耀眼的新星,在回答加拿大《新闻报》关于创作动机的询问时,Olivier Dubois说:在多年的抽象运动经验及沉思之后,我觉得要让肉体回到人类伟大的战场上。对于为何让舞蹈者全裸,Olivier Dubois说:人体动作是一种生物定理,我是男人,生来如此,我是女人,生来如此。在演出过程中,这种内在的东西变形并形成人类社会。你今天阅读我的人体,明天就将阅读世界!(Les corps agissent comme des théorèmes biologiques: je suis homme et ainsi fait; je suis femme et ainsi faite. Au fil de la représentation, cette chose de l'intime se métamorphose et devient une communauté humaine. Lisez mon corps et vous lirez le monde!)

Olivier Dubois对加拿大报纸《Le Devoir》说:“生为人类而不一定具有我们的人性,这才是我们的悲剧。”(Naître humain ne fait pas notre humanité et c’est là notre tragédie.”

Olivier Dubois在2003年加盟比利时人Jan Fabre的现代舞蹈团之前,在拉斯维加斯为席琳·迪翁伴舞。Dubois承认二者相差甚大,连Jan也对他的跳槽感到吃惊:“你怎么会从席琳·迪翁那里来到我这儿?”

在被《欧洲舞蹈》杂志评为世界二十五名最优秀的舞蹈艺术家之后,Olivier Dubois还是对席琳·迪翁赞不绝口:“和席琳·迪翁在一起的日子难以忘怀,她是个无可挑剔的伟大艺术家,但导演Franco Dragone砍掉了我的角色,我不得不离开。”

Jan Fabre对于Olivier Dubois来讲有知遇之恩,是他生命中的伯乐,Olivier Dubois称:“他是我的大师,他释放了我身上的艺术家细胞,帮助我长大,拓展了属于我自己的领域”。

率裸体现代舞《悲剧》在加拿大演出的Olivier Dubois本身的经历就有着现代舞般令人费解的轨迹:1972年出生于法国的他,大学就读的是法国巴黎东方语言文化学院,后来又学习经济和法律,23岁才决定学习舞蹈,27岁首创单人舞《Under cover》,31岁之前,他在德国现代舞团Sasha Waltz、法国Angelin Preljocaj芭蕾舞团和加拿大太阳马戏团Cirque du Soleil和席琳·迪翁那里担任舞蹈演员。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