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3日星期六

犹太人的摩洛哥梦

----对某些祖居摩洛哥的犹太人后代来说,离开以色列回到摩洛哥生活是他们的梦想,至少这里没有连绵不绝的战火。

----摩洛哥与以色列的关系目前处于最好阶段,2014年1月,摩洛哥从以色列购买了三架苍鹭无人战斗机(Heron TP)。

多伦多电影人Kathy Wazana 在2011年拍摄的纪录片《为了新的塞维利亚》(Pour une nouvelle Séville/They Were Promised The Sea)回顾了犹太人在1950年代后大量离开摩洛哥的历史,记录了他们的后代从以色列回摩洛哥寻根的最新动向。她跟拍的Sami、 Shira、 Maurice、 Jojo 和 David,或是出生在摩洛哥的犹太人,或是他们出生在以色列的后代。

半个世纪以前,犹太人曾整村搬迁,一夜之间便从他们的阿拉伯邻居眼里消失,他们经卡萨布兰卡去以色列,有些犹太人在离开故土后再也没有找到自己的位置,他们带有两个国家的痕迹,但对两个国家都没有足够的身份认同。一位后来从以色列移居纽约的男子说,他父母因此离了婚,父亲失去了在摩洛哥的社会地位,对坚持要移居以色列的母亲耿耿于怀,也不原谅同样态度坚决的兄弟,至死都不和他们说话。Kathy Wazana问他们到达耶路撒冷后生活如何,男士哼了一下后说,要是真的到了耶路撒冷就好了,他们到死都没有到耶路撒冷,他们被安置在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接壤的边境地区,相对安全和舒适的耶路撒冷是留给欧洲来的犹太人的。

从以色列回摩洛哥寻根的Shira找到了被完好保存的犹太人墓地,发现了犹太人与阿拉伯人共存的街市文化,她幻想重建穆斯林与犹太人共荣的塞维利亚城,并就回摩洛哥居住询问一位长者,回答是从政治上来讲是可能的,但从实际情况上看又不可行。

电影结束后,Kathy Wazana答问时指2011年摩洛哥修宪,明确指出犹太人也是摩洛哥最早的居民。

那么犹太人是何时来到摩洛哥,又为什么要离开呢?

在公元前586年犹太教信仰核心所罗门圣殿毁于巴比伦人之手后,首批犹太人移民到摩洛哥地区,第二波犹太人的移民潮是在2000年之后,西班牙王国的“基督教君主”(los Reyes Católicos)在1469年发布了阿兰布拉诏书(Alhambra Decree),把犹太人和穆斯林驱逐出西班牙,这些人中有不少移居摩洛哥。

1940年,摩洛哥的犹太人人数达到25万,1948年以色列独立后经历数次中东战争,使越来越多生活在阿拉伯国家的犹太人感到不安全,到1973年的第四次中东战争后,摩洛哥的大多数犹太人已经移居以色列,目前摩洛哥的犹太人数仅存2500人(又有一说是1万人),仅是原来人口的1%。

以色列有600多万犹太人,源自俄国者排名第一,摩洛哥位居第二,这也使得以色列成为拥有海外摩洛哥人最多的国家之一,排在它前面的国家是法国和西班牙。后来,他们中不少人又从以色列走向了法国、加拿大、西班牙、美国和委内瑞拉等国。加拿大的摩洛哥犹太人主要集中在蒙特利尔和多伦多两大城市,来蒙特利尔是因为这里的法语环境,多伦多的犹太人主要来自Tangiers和Tetouan这两个城市。 

摩洛哥犹太人中出了两名诺贝尔奖获得者,一位是移居法国的物理学家塞尔日·阿罗什,他获得了2012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另一位是移居委内瑞拉后又到美国的巴茹·贝纳塞拉夫,1980年他获得诺贝尔医学奖。 André Azoulay是摩洛哥国王穆罕默德六世的高级顾问,Marc Lasry是对冲基金经理,还有人成为以色列政治家、宗教领袖及著名艺术家。

Kathy Wazana拍片时发现,留在摩洛哥的犹太人尽管人数少,但在政治上相当活跃,除André Azoulay外,还有人参选议员。Kathy Wazana试图在片中澄清犹太人是被阿拉伯国家驱逐的说法,因为不但村民对他们的离开依依不舍,连国王也曾恳求他们不要离开。

Kathy Wazana是一位相当大胆的记者和纪录片制作者,2009年9月,包括她在内的五名犹太人和一名以色列公民曾致函多伦多国际电影节,抗议在《城市与城市》环节播放特拉维夫专辑,被指责为反犹太主义者,连母亲都质问她“你为什么要攻击以色列”,为此她在多伦多星报观点栏目撰文《在当今加拿大,批评以色列是件危险的事情》。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