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2日星期三

杨建利:各国政府在西藏问题上持虚伪态度


全球性的“国际声援西藏组织”自1994年在印度达兰萨拉召开首次大会以来,已分别在德国、捷克和比利时举办会议,最新一届的第六届大会在2010年11月回到印度新德里举行,正聚焦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国际中文媒体,除了发布本次会议的开闭幕消息外,对大会内容关注甚少。

第一次参加“国际声援西藏组织大会”的哈佛大学研究员杨建利,在大会开幕式上做了十分钟的演讲,其后3天,又与来自58个国家的近300名代表进行了广泛接触。他被世界各国民间力量对流亡藏人事业的支持所感动,也发现西方国家政府对西藏问题的虚伪态度。

目前在世界各国有15万流亡藏人,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却有40万多万会员,中国公民力量运动发起人杨建利认为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实际上民间运动,是世界的公民力量运动。相比之下,海外华人的声援西藏运动,则是以异议人士为主体,在杨建利看来,它尚未成形、且无组织化。这次与会的共有十位华人,其中有政治学者,也有独立作家。

而声势浩大的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让杨建利感觉到,流亡藏人的真正后台,不是各国政府,而是各国的民间力量。他说:“很多中国人认为,西藏问题是西方政府挑起来的,但在大会上,看到与会者都是来自各国民间,各国政府不爱理西藏的事情,是民间逼着政府去干预,民间力量非常大。中国政府总是指责西藏问题是西方帝国主义的一张牌,但了解美国政府的人知道,他们不愿意提这个问题,完全是被民间逼着的。”

在这次会议中,杨建利还接触了一些来自流亡藏人社区的作家,他们的作品使他深刻体会到失去家园民族的绝望与痛苦,他们的文字使国际间对西藏问题的惯常表述显得很虚弱,作为华人,杨建利觉得这种文字与中国抗战时期作家对日本人的描述相类似。他以流亡藏人的心态再次打量各国的西藏问题政策,发现了其虚伪。他说:“应该如何定义西藏问题,其本质是什么,西方政治家和流亡政府官员所讲的,因拘泥于政治现实的考虑,都不是真正准确的定义,我觉得,西藏问题在世界范围内的官方层面上处于一种虚假的状态中,他们都不愿意去触碰西藏问题的本质。”

杨建利发现,在这次会议中,达赖喇嘛将诉求从政治层面降低到具体问题上,将会议主题定为西藏的教育与环保问题,因为西藏的水资源,不仅影响到中国,也关系到整个亚洲特别是南亚,而汉人大量移民及经济开发威胁着西藏环保,达赖喇嘛及流亡藏人对此危机有紧迫感。

2010年,藏语教育在国内藏区引发骚乱,这一问题在第六届国际声援西藏组织大会上没有成为热议话题,这让杨建利有些惊讶,他认为藏语是西藏文化的血液和灵魂,藏语必须成为藏民居住地的第一官方语言,不让藏民说藏语,就是对藏人的歧视,也为他们进入经济和政治竞争增添了障碍,汉语的主导地位使汉人在西藏处于统治地位,汉人移民不断增加。为此,他再次抨击大汉族主义:“有人说我们给藏人很多照顾,高考时加了100分,这没有道理。如果让在西藏的汉人考试用藏语,再补加300分,行吗?汉人肯定不干嘛。汉人就会退出,这就会使西藏人在藏地成为多数,文化也会成为主导文化,才能完成真正的自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