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7日星期二

刘翔摔倒忆京奥旧文:奥运暴露中国国民性弱点

8月7日,纽约时间早晨醒来,打开电脑便是刘翔摔倒于赛场的消息。中文读者的愤怒几乎是一边倒,人们指责刘翔再一次用演技欺骗国人,刘翔由08年的刘跑跑变成了12年的刘摔摔。

在纽约,我曾两次目睹赛道上的刘翔,第一次是在2007年6月2日晚上,他在纽约锐步大奖赛上,以12秒92的成绩获得男子110米栏冠军。当晚我发出消息《刘翔获纽约锐步大奖赛冠军》。第二次是在08年5月末,刘翔再度来到纽约参加锐步大奖赛,赛前组委会为他特别举行记者会,当时是在纽约帝国大厦大堂里,世界各大通讯社云集,之后,大家随刘翔登顶,在帝国大厦顶端,刘翔摆出各种姿势的照片很快便传向世界。第二天晚上,锐步大奖赛开赛,刘翔在起跑线上弃跑,引起轰动,也令在场的我们极为震动。

几天后,他又在美西的尤金大奖赛中,以抢跑被罚出比赛。一个多月后,在北京奥运会上发生的一切大家都很清楚。

今天刘翔在伦敦奥运摔倒后,新浪体育发文“刘翔出局留下巨大疑团 1个月惊人起伏太过离奇”称“就在一个月前,钻石联赛伦敦站男子110米栏预赛,刘翔很轻松的以13秒27在第一小组获得第一”。“所有的疑惑都直指一个问题——刘翔到底经历了什么?笔者在这里不愿罗列一些太恶意的猜测。但如果谜团得不到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解答,那谜团便将成为谣言的温床。从刘翔复出到刘翔再伤谜团,直到刘翔伤别伦敦奥运。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件背后,却始终没有一个能令人信服的解释。”

两届奥运,刘翔给中国人,给中国体育留下一个谜,谜底有待各路英豪各路专家日后揭晓。

今天,在刘翔摔倒伦敦奥运之际,重温我在08年8月北京奥运期间的一篇文章:

          刘翔在终点接受访问,他的12秒92的成绩预示着他今年赛季的良好状态,是否能创造更好的成绩,就如他所说的“要看比赛时的临场发挥了”。(多维社记者万毅忠摄)

奥运暴露中国国民性弱点

多维社记者万毅忠报道/黄桂友教授看电视直播的刘翔110栏预赛时,留意到NBC评论员的评述:“刘翔出来做给国人看,表示自己尝试过了(tried it)。”在接受多维社专访时,美国文学教授黄桂友解释说:“我们搞文学评论的对文字很敏感,用这个tried,就像是说我做给你看了,背后是否有预谋,只有他自己知道。”

美国国际领袖基金会全国顾问王世耀先生告诉多维:“奥运暴露的问题,不但反映在普通人的生活细节中,也表现在中美关系之中,例如中国就不愿意提到美方坚持的坦率性,因为坦率的基础是诚实。”

刘翔出场秀给粉丝看

美国佛罗里达州圣托马斯大学(St. Thomas University)人文社科学院院长黄桂友告诉多维:“18号那天,刘翔出场秀给他的粉丝看,知道众多电视镜头追逐着自己,于是在预备动作中,刘翔不时伸出舌头舔嘴唇,做痛苦状。从镜头中大家看到刘翔走路时腿倒是不显毛病,直到他在墙边坐下以后,这很难说到底是怎么了。”

破过世界纪录的刘翔在国内拥有众多偶像,人们对他的厚望成为巨大压力,商家也在他身上投下巨大的广告费用,这都使他无法不参加北京奥运。黄桂友认为:“刘翔弃跑之前,表现出自己尽了最大努力但无法完成比赛,这样大家无法谴责他,我认为刘翔也不应该被谴责,因为他肯定很痛苦,因为没有人不想拿金牌,但一旦知道自己赢不了只能这么做,中国人讲面子。”

刘翔临阵退赛并非第一次发生,今年5月末在纽约锐步田径赛中,他的退赛情形与北京情况几乎如出一辄,6月在美国尤金大奖赛中,他又因为抢跑被罚出比赛,那次就有美国媒体怀疑刘翔是有意吃罚单不比赛。对此,黄桂友教授认为:“刘翔是否真的腿部有受伤,知道的人只有他身边的人。但设想刘翔如果腿没伤,又拿不到好名次,就会丢更大的面子。”

参加北京奥运的姚明也有伤在身,与刘翔伤势的完全不透明相反,姚明团队甚至用了人体模型公开在记者会中详解姚明的伤情。刘翔退赛引发疑问,黄桂友教授认为十分正常:“人们期待的飞人现在爬都不能爬了,落差太大。”

黄桂友认为刘翔退赛所包含的东方文化因素与林妙可杨沛宜的假唱双簧有类似之处:“中国人要面子,在大奖与大罚之间,刘翔知道自己要什么,与其跑下来还得不到冠军,受更大的苦,丢更大的面子,不如弃跑。”

做假是为了看起来更美

对于一个星期前闹得沸沸扬扬的京奥开幕式假唱事件,黄桂友教授丝毫不以为奇怪:“中国人要面子,林妙可固然长得漂亮,但杨沛宜长得也不难看。”

这一双簧倒是令黄桂友博士联想起了拍摄于1992年度《编辑部的故事》,那时还在美国的大学里读学位的他,对刘蓓演的《编辑部的故事》第十一集“歌星双双”印象深刻,黄桂友教授对多维回忆道:“刘蓓在前台表演,妹妹坐着轮椅在后台唱,而观众不知道真情,李冬宝要采访她,她逃了。这吊起了李冬宝的胃口,一直跟着她,发现了她的残疾妹妹。”

黄桂友告诉多维:“张艺谋在北京奥运开幕式导演的林妙可和杨沛宜双簧假唱,就是《编辑部故事》里‘歌星双双‘的真实翻版。记得当时妹妹说过一句话‘我给你们唱支歌吧,你们会记得我这个丑小鸭吗?’”

黄桂友教授特别提起了《编辑部的故事》的主题歌“我看你很近,你看我很远。怎样才能够走到你的面前。我的泪很苦,你的笑很甜。我们却生活在同一个人间。岁月总是很长很长,花季总是很短很短,孤独总是很深很深,理解总是很浅很浅。”

专注于中西文化比较的黄桂友教授告诉多维:“出于民族自尊心的考虑,中国人在重大场合下,喜欢把好东西展示给外国人看。中国俗话说:家丑不外扬。扬给外面知道的都是好东西。张艺谋的做法一点不让人吃惊,他们似乎出于好的动机做假。但却伤害了一些人,例如七岁的杨沛宜从现在开始就要承担自己不美的压力。”

身为美国一间大学人文学院的院长,黄桂友对多维分析说:“与中国人不同,美国人讲究诚实和实事求是。在美国最出名的电台脱口秀《The Rush Limbaugh Show》中,身为有重大影响的共和党极右派的主持人Rush Limbaugh曾说过:人撒谎做假是因为他们希望看起来更美。其实刘翔和张艺谋的行为,就是为了看起来更美。”

中国人缺乏坦率

在稍早的一次访谈中,工作于美国联邦政府的王世耀先生告诉多维:“美国主流社会对北京奥运假唱的反应首先是不可相信(unbelievable),奥运开幕式声势浩大,团体表演那么恢宏,怎么会在小女孩唱歌一事上做这些小动作呢,似乎这么大的场面和这个小动作联系不起来。”

王世耀介绍了了解中国国情的知华派美国人的说法:“他们说尽管难以相信,但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理解(understandable)。在美国的主流社会里,没有人说这种做假是可以接受的(acceptable),并用很多语气副词强调事情的严重性,如absolutely, definitely, totally等。他们认为这些小动作会给幼小女孩的心灵深处带来严重创伤,这么纯洁的女孩,从小就被教育去弄虚作假,还说是为了国家利益。”

身为美国国际领袖基金会全国顾问的王世耀,7月份月在华盛顿参加了该基金会08年度年会,与总统特别助理、白宫东亚事务资深主任丹尼斯-维尔德(Dennis Wilder)有过对话。王世耀先生告诉多维:“维尔德认为在中美关系中存在三C原则,即建设性、合作性和坦率性(Constructive、Cooperative and Candid),而中国方面只愿意有前面两个C,对于坦率性,则不愿意提及。”

王世耀还在稍后的中国驻美国大使馆新馆开馆仪式中,留意到布什总统安全事务副助理杰弗里在讲话中再次提到三C:“中国不习惯公开透明,但泱泱大国不能只谈经济接轨,思维也应该接轨。美国主张的第三C,坦率(Candid)的最高境界是诚实(Honest)。”

王世耀告诉多维:“做假之事不要责怪张艺谋,中央政治局常委是否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大国领导是否和国民一样缺乏国际思维。希望中国以此为鉴,改变思维。在下星期的闭幕式上,在日后的残奥会和世界博览会上,不再有造假的新闻传出,否则国家形象和利益会严重受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