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4日星期五

劣等人

中国快餐外卖店老板挂在嘴里的口头禅是:这些人都是劣等人,没有开化,等我们中国人来开化他们。他指的“他们”不是别人,正是给予他永久居留权的墨西哥人。

他骂墨西哥人的理由很简单,他说这些“吕宋”既懒又笨,有时还贪得无厌。中国史书古称西班牙是吕宋,古称菲律宾是小吕宋,至于台山人为何把墨西哥人称为“吕宋”,我问过小老板何故,回答是人云亦云。

餐馆一半的生意靠这些“吕宋”们,其他光顾的客人是来墨西哥避寒的美国人和加拿大人,小老板不敢得罪气粗的美国人,但却经常贬损加拿大人,说“他们很小器,吃快餐基本上不消费饮料”,了解餐馆行当的人都知道,饮料的利润更大。在这一点上,“吕宋”们倒是获得了小老板的肯定,墨西哥人大方,他们虽然穷,但每次来都会大大咧咧地喝饮料,小老板坚信他们喝饮料不是真大方,而是因为他们蠢。

小老板举的一个例子是他们厨房里的洗碗工,就是一个愚蠢的吕宋,每月工作26天,每天赚100比索,一个月才赚2600比索,只抵他半天的收入,“这么穷的人,怎么可能大方”。小老板10多岁逃离大陆,在香港做了十多年的建筑工,后来又来到墨西哥,在墨京打了几年餐馆工,来到这座海滨城市后自立门户,开了一家外卖店。墨西哥人喜欢吃油炸的食物,他的餐馆也以油炸为主,不过他不会和煎炸TACOS的墨西哥人那样,用油少且每天更换,为了让食物显得更香,他用满锅油煎炸,但为节省成本,他一星期换一次油,味精能多放就多放,反正“这些吕宋是劣等人,他们吃不出来”。

墨西哥人酷爱音乐,小老板也想在外卖店里弄出点动静,他买了个二手喇叭,把手机里的香港歌曲播出去,墨西哥人听不懂也无所谓,只要有动静就行。我提醒他弄点中国的江南丝竹或广东粤曲,以显得更有东方特色,他想都没想就拒绝了,理由很简单,他对江南丝竹和广东粤曲都一窍不通,愚蠢的“吕宋”们就更不懂了,“何必现在为这些劣等人费心思,早晚我们中国人要来开化他们”。

洗碗工是个20出头的墨西哥小伙子,每日上班就在厨房里埋头苦干。他以外州人身份在海滨城谋生,只是中学毕业又缺少本地人脉,找来找去,在这家中餐馆里找了个洗碗工的差事。一天八小时,他在餐馆无话可说,一是小老板和厨子不会说西班牙语,二来这两中国人根本瞧不上这个洗碗工,懒得理他。

一天在大街上,我遇上了工休的洗碗工,他教了我几句常用的西班牙语,我在旅馆里请他吃一顿便饭。墨西哥人总是需要音乐的,吃饭时他提出用我的电脑播放音乐,我打开youtube软件,告诉他在里面输入要听的曲子,就可以播出了。

他输入了Vivaldi La primavera,没错,藏在中餐馆小老板眼中“劣等人”心中的曲子,竟是300年前意大利红发神父维瓦尔第的《春》。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