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2日星期日

西西里人的脾气


舞台戏剧导演改拍的电影有非常的戏剧张力,意大利西西里著名戏剧导演 Emma Dante 首次触电,拍出的电影《巴勒莫的一条街》(A Street in Palermo,意大利原文 Via Castellana Bandiera)就是如此。

中国人常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此话到了年代久远且民风彪悍的西西里岛,便减掉了一个女人,两个女人就足以成就一出大戏。为何说是大戏,因为冲突到最后,闹出了人命,这戏还不够大吗?

年逾古稀满脸皱纹的老太太一大早就来到墓地,为38岁早逝的女儿上坟,她清扫了坟墓上的落叶残枝,俯卧在大理石墓盖上,隔着这冰冷的物件,把老脸尽可能贴近躺在另一个世界的女儿。老太太没有言语,在这里躺下小憩是她在世间最好的休息,因为几分钟之后,她要恢复战斗状态。

女婿带着家人在海边戏完水,等车来接他们回家,老太太明显是个控制欲很强的人,屁股钉在驾驶座上,没有丝毫让身材高大的女婿开车的意思。车沿着巴勒莫窄小的石子路崎岖前行,眼见得离家就近在咫尺,具体说,就隔了两栋房子。

另一位开车的女人一大早就迷路,她是位女同性恋者,带着爱画画的娇小爱人来巴勒莫参加好友的婚礼,不知是心不在焉还是不熟悉巴勒莫迷宫般的小路,她总是在兜圈子,且越兜越烦,竟然闯进了一条单行道快速逆行。

驶过一处拐弯后,两位驾车的女人迎面相遇了。

她们车头对着车头,没有人示弱。

老太太车上的娃娃大哭起来,他们不是害怕而是要吃奶要尿尿。整车人在女婿的带领下,下车步入自家的三层小楼,老太太则纹丝不动,坚守在驾驶位上。

女同志也隔窗喷射怒火,她倒是要看看,你个老太婆头有多硬。

女同志后面的来车越来越多(导演通过饶舌的女邻居的口,交待狭窄的道路到了这里,竟戏剧般地成了双行路),十多辆车拼命地按喇叭,无效,便三三两两下车,找老太太讲理。

如果纯是动嘴皮子,那就是上海人的故事了。这里可是西西里岛,两三言语下来,便是打斗,老太太的女婿带着一堆人冲下来,混乱之中,有人敲碎了啤酒瓶,朝一个胖子肚子上直捅进去。血光之下,吵闹的汽车全跑光了,胖子也被送去医院,狭窄的街道上,又只剩下两个女人。

她们各自坚守在驾驶室里,任时光飞逝。她们可以不吃,但不可以憋尿。女同志小心翼翼地下车,蹲下,像喇嘛一样尿尿。老太太则笔直地站着,任尿湿了裤子。

入夜,老太太的外孙劝她回家,老太太一言不发,把他推出车外,紧锁门窗,双手死握着方向盘,盯着女同志。老太太的女婿在家中正和其他男人下注,看两个女人谁会败下阵来,赌注层层加码,最后竟到了1000多欧元。

老太太的外孙骑摩托带着女同志娇小的爱人去买外卖,还趁机逗乐兜风。

巴勒莫的夜十分安静,街头没有一个行人。一条狗悄然无声地爬上女同志的车头,令她爱意大发,递上爱人打包回来的食物,一转眼狗就不见了,只剩下老太太隔着两辆车的车窗盯着她。

黎明时分,外孙骑着摩托夜游回家,想顺便叫醒老太太,但任他怎样呼叫和摇晃,紧握方向盘的老太太就是纹丝不动。外孙的呼天唤地惊醒了所有的街坊,女婿带着家人冲下来,弄开了车门,发现老太太已经硬了。

这时,顶住老太太车的女同志,火速倒车,一溜烟地跑了。老太太的车失去控制,也一溜烟地滑下街道,坠下山坡,Emma Dante拍摄的最后画面是,晨光中,全村人三三两两朝山坡跑去,连拐子都出动了。

死去的老太太和逃跑的女同志一道,完美地向世人解说了西西里人的脾气。

这部91分钟的电影,获得了2014年哥德堡国际电影节处女作大奖(Göteborg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2014),82岁的女演员Elena Cotta还获得了2013年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