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8日星期六

我的头上有真神


1979年生于罗马的意大利电影导演Alfredo Covelli四年前遭遇了一次摩托车车祸,医生诊断很可能要截肢。刚刚到而立之年的他,感慨还没有登过世界屋脊呢,腿就要没了,岂不遗憾,于是他不听医生警告,踏上了登山之途。

他来到了印度克什米尔的拉达克地区,这里海拔3000到6000米,离西方很远离天很近,离藏人就更近,这里的别称是小西藏,到处都是藏僧和尼姑。

Alfredo Covelli和一群尼姑偶遇了,后来他形容自己一直和一群美丽的女子在一起。他很荣幸,在藏区的2个月里,他一直和尼姑住在一起,他被分配住在一个星期前死去的尼姑的床上,没有人会在世界屋脊计较死亡,Alfredo Covelli也就心安理得地住下了。

他和尼姑们一起修行打坐,学习藏语,这些尼姑有人在年轻时吃过很多苦,开过山修过路,后来皈依佛门,过起了简单快乐的生活。Alfredo Covelli起初坐立不安,养了一条狗,在尼姑们理光头时,他就给狗梳理毛发。

修行的日子不言语或自言自语的时刻很多,Alfredo Covelli告诉自己,脑子坏了,它不但不能保护自己,还经常吞噬自己,为此他要在山中修复灵魂和身体。

Alfredo Covelli和众尼姑相处甚好,除了打坐学藏语,他还教她们学唱意大利名歌《啊朋友再见》 ,当人们看到老尼姑们用无牙的嘴手舞足蹈地唱出BELLA CIAO时,都忍俊不禁。

拉达克离天近,离星星也近,有时他会和尼姑们一起躺在地上,看着漫天繁星,忘却了世间的诸多苦难。

两个月过去,Alfredo Covelli要回意大利了,尼姑们很准确地跟他用BELLA CIAO道别。回到意大利,他发现自己的腿好了,真是不枉喜马拉雅山一行,因为那里的人们头上有真神。

2014年10月,Alfredo Covelli用一个月拍摄,两个星期翻译的纪录片《我的头上有真神》(With real stars above my head)在第43届蒙特利尔新电影节环球展望环节里做全球首映,Alfredo Covelli来到影院,他用完好的双腿向人展示喜马拉雅山的神奇,他的经历让人想起当年的高行健在被医生判处死刑后,独自一人去灵山,想必高行健在那里也遇见了真神。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