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5日星期三

蔡明亮的法国街头行为艺术



这个世界又多了一位蔡姓行为艺术家,他不是聘用了马英九两位千金的蔡国强,而是拐弯进入行为艺术领域里的马来西亚裔台湾电影导演蔡明亮。

蔡明亮在从影20多年后,于2014年玩起了行为艺术,在法国马赛让他的御用演员李康生以乌龟般的慢速行走,还请了53岁的法国男演员德尼斯·拉文特 (Denis Lavant)表演卧式呼吸及静坐。

与其他行为艺术家不同的是,蔡明亮把这些极慢动作做成了一部56分钟纪录片,取佛意片名《西游》,送去柏林电影节和蒙特利尔新电影节让世人共享。

整片由近十个长镜头组成,开始是德尼斯·拉文特躺卧呼吸,时长达10分钟,整个银幕是拉文特的脸部特写,仅从其右耳后方露出了色泽黯淡的空间,也令人难以分辨其背景。

片中另一个不搭界的人物是穿红色袈裟的李康生,他以比太空步还缓慢的速度抬腿迈步,挪步上了一个古堡的环形石阶,镜头缓慢悠长,竟达5分钟。

在城市一个不起眼的街角,身披袈裟的李康生缓慢龟行,身后还跟了位学步的西人,他可能以为学到了佛教某个流派的功夫,怎料这节奏只是来自蔡明亮的创意,与传统的任何佛教门派无关。

最点题的是李康生下楼梯的长镜头,20级的台阶,他花了足足10分钟,像个蠕动的巨大乌龟占据了右侧楼梯,所有人上下都被迫使用左则楼梯。无论身边是如何嘈杂,路人是如何观望,李康生以入定的姿态龟行而下,旁人也无一人搅扰,这种空旷自我的感觉大概就是西方极乐之境了。

别具意境、名气极大的蔡明亮用不着担忧投资与回报,他在电影事业中已入自由之境,一如我在1994年采访成龙时他所说的:“我想拍烟灰缸,立即就会有人给我投资。”(不过成龙绝没有这般自由状态,他时时照着北京的剧本念台词,逐渐成为人们的笑柄)

影片的最后一个镜头是倒置的广场,天在下地在上,人们倒悬身体行走,脚底如有吸盘一样,加上广场上有人不断吹出的肥皂泡随风起舞,营造出极强的虚幻效果。

这时,蔡明亮打出了《金刚经》末尾四字偈“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作为影片的结尾。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